广东将实现中考省级统一命题,谁来决定中考考什么?

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22年中考命题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各省份到2024年实现中考省级统一命题。其中,尚未实行省级统一命题的省份,特别是辖区内地市命题质量不高、管理和保障不足的省份,要力争2022年实现省级统一命题;确不具备条件的省份,要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到2024年实现中考省级统一命题。

当中考由地市自主命题改为省级统一命题,试题难度、评价方式会有变化吗?地方教育生态可能迎接哪些变量?教育部有关中考命题工作的新部署引关注。

图片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2022年中考命题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各省份到2024年实现中考省级统一命题。其中,尚未实行省级统一命题的省份,特别是辖区内地市命题质量不高、管理和保障不足的省份,要力争2022年实现省级统一命题;确不具备条件的省份,要明确时间表、路线图,到2024年实现中考省级统一命题

目前,国内的中考命题分省级统一命题与地市命题两类,如浙江、江苏、广西等,仍以地市命题为主,陕西、山西、福建等,则已实现省级统一命题。

“实行中考省级统一命题,并不会改变各地的中考录取格局。”21世纪教育研究院熊丙奇撰文称,“这和实行高考全国统一命题一样,只是使用全国统一命题卷,但还是按考生在本省的考分排名进行评价、录取。”

部分省份已有改革动作:如广东省教育考试院明确,2022年起,广东19个地市中考将由委托命题改革到由省教育考试院统一组织命题,不过,广州、深圳仍是自主命题。

图片

 

各地市统一命题,会不会助长地市间“内卷”?“现在用一套试卷,分数差距一目了然,大市之间肯定要比较,这一比较就有好差,有好差就有竞争,有竞争就有压力。”江苏海安高级中学校长吕建告诉财新。他表达了对新政策的支持,也坦言,部分拿了好生源、但教学效果不尽人意的学校,或将在“统一命题”后面临质量压力。

吕建强调,中招等系列教育改革,关键须应契合“双减”精神,使学校端回到“全面育人”的目的上。

西安交大韩城学校总校长刘鹏则提出,若配套以考试评价方式改革——如,将成绩以ABCD而非分数形式呈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助长“唯分数论”。陕西已实施省级统一命题多年。“实际操作中,每个地区对评卷标准把握松紧程度也不一致。一般进行对比的是一个地区内部的学校之间。重点不在于各地区之间进行成绩比较。”

多名受访者称,省级统一命题通常由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组织承担,其直接效益是减少命题成本,同时保障命题质量,避免各地市命题“参差不齐”。另一方面,“谁来命题”不与学生课业压力直接挂钩,关键是看“怎么考”“怎么录”

怎么考?《通知》明确,应坚决取消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大纲或考试说明,不得超标命题和随意扩大、压减考试内容范围,严禁将高中课程内容、学科竞赛试题以及校外培训内容作为考试内容。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中考未来的趋势应该是是减少考试科目,降低考试难度。”刘鹏说。他分析,避免中考区分度过高,有助于遏制头部学校以中考分数进行拔尖的策略。“也会有部分优秀学生进入非头部学校,从一定程度上均衡生源,均衡优质高中。缓解优质教育资源过度集中造成的上学难,上好学更难的现象。”

刘鹏提及,2021年,陕西已取消中考说明,一切以国家课标为准,以推动从过去“考什么学什么”转向“学什么考什么”。“这些释放的信号非常明显。就是要配合双减政策。抓住教育评价的牛鼻子。”

另一方面,考试难度和命题方式的调整,在扭转应试倾向上的作用仍然有限。“中考录取还是按考生的分数从高低排序,结合学生的志愿进行。学生的学业压力并不会因采用统一命题卷而减轻。”熊丙奇直言,目前,无论中考统一录取、名额分配录取还是高中自主招生,都未摆脱“中考成绩为主”的路径,统一命题,难以从根本上撼动中考的竞争格局。

“推进中考改革,不能只是聚焦考试科目改革、考试命题改革,而应该推进中考录取改革并重新规划高中教育发展战略。在中考录取改革方面,要切实推进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在高中发展战略方面,要结合高中阶段教育已经普及、家长对‘普职分流’存在焦虑的现实,推进普职融合。”熊丙奇称。

为您推荐

评论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