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弗里雷蒙:21世纪的通识教育

世界一流大学旨在给社会中最富才华的年轻人提供高质量的教育。一个真正有抱负的社会必须关注那些最富才华的年轻人的特殊教育需求。当他们长大成人,这些年轻人最有可能在社会各领域肩负创造、创新和领导等特殊职责。

杰弗里·雷蒙(Jeffrey S. Lehman), 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暨美方校长。

一、面向未来的教育

世界一流大学旨在给社会中最富才华的年轻人提供高质量的教育。一个真正有抱负的社会必须关注那些最富才华的年轻人的特殊教育需求。当他们长大成人,这些年轻人最有可能在社会各领域肩负创造、创新和领导等特殊职责。如果这些人要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以便服务社会的话,对他们来说,需要的就不只是一种通常意义上的高等教育。他们需要的教育不是简单地将人类积累至今的知识和学问塞给他们,以及帮助他们培养现代经济所需要的重要技能。他们需要的是一种有助于培养促进未来进步的能力的教育。

在讨论高质量的教育是什么之前,我首先必须澄清这种教育不是什么。它不是一种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覆盖面狭窄,集中于某个领域,它帮助学生培养的技能是市场所急需的,并在未来十年内有用。它也不是知识的单向传输,通过大课、阅读材料或网络,从教师传给学生,并且通过考试有效测试知识的吸收程度和技能的掌握程度。

高质量的本科教育具有更宽广的关注领域、更长远的视域,以及更多元化和充满活力的学习体验。高质量的本科教育旨在帮助学生为更满意和贡献式的成人生活做好准备,而不是仅仅盯在市场所急需的技能上。

教育的时限是终身的。今天,我们期望大部分毕业生在完成学业后还能生活至少60年,他们本科教育的价值不应该在10年后就失效,它应该永不过期。

有才能的年轻人学习如何打篮球或弹钢琴,教学方式应该是一样的。它包括来回反复的交流。学生必须在教师面前练习技能,教师必须给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指导和反馈。他们的努力必须得到评价,不仅仅针对他们是“对”还是“错”,而且针对他们是否真正自己进行思考和口头表达。

此外,高质量的高等教育需要学生沉浸在高度多元化和充满活力的环境中,学生能够接触到不同的文化视角和不同的知识类型。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才能理解从不同视角看待问题的价值;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才能培养批判性思维的能力,以及树立与其他人(包括权威人物如教师)不同的观念。

世界一流的本科教育需要教导学生,对一个问题来说常常有不止一个“正确答案”,领导者能在任何时候牢记这点;教导学生要获得创造力就需要冒险犯错,领导者为了有望获取创新就需要接受风险;让学生不断积极地锻炼开放和冒险的领导能力,学习发出自己个人的声音。

它给学生提供构建他们整个成人生活的智识框架。这个框架由三个重要方面构成:知识、技能和品德。其中每个方面都包含一些要素,其中的一些要素持久有效,对今天的一代人来说,它们和我40年前上大学是一样的。但是知识、技能和品德的其它一些要素随时间而变化。当今时代变得如此激动人心,部分原因是现时代比以前需要具备更广泛的素质。有两股力量,即全球化和信息技术,完全重新定义了二十世纪的生活。这两股力量已经重塑了世界一流大学本科教育的这三个方面。

我首先谈一谈知识。

我们把对所居住世界的成熟理解称之为“知识”。这种成熟理解包括对事实的陈述,以及我们对所谓“事实”的真实性的确信程度的陈述。我“知道”地球是圆的,我的确信程度接近100%;我也“知道”宇宙包括黑洞,但是我的确信程度远远低于100%,因为这个知识更多的是基于对权威的信任,而不是基于对个人观察的信任。

我们运用批判分析能力获取知识。信息来源有两种:一种是我们自身对世界的直接感知,另一种是从他人那里获得的对世界的描述。批判分析要求我们看到,每种信息来源都有可能是错误的。由于错觉或者认知偏差,我们自身的感知有可能是错误的。他人的看法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因为说话人有可能客观上确实错了,或者他主观上试图误导人们。通过不断积累信息、形成暂时性的观念,甚至继续用进一步的信息来检验那些观念,我们建立起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

在孩童时期,教给我们的总是被称作“事实”的东西,而且要作为绝对确定的知识来接受。但是为了过满意和有贡献的成人生活,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和调整,认识到我们所有的知识的不确定性,有可能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面对我们坚信真理的事物,以及面对可能是真理的怀疑之物,我们必须眼光独到。

为了在当今世界发挥作用,我们准备与其他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公开讨论我们的“知识”,他们认真而批判性地对待我们的想法。我们允许小孩说这样的话:“我觉得是这样的,你必须尊重我的感受。”但是如果我们作为成年人想要发挥作用,我们必须能够阐述我们感受的依据——我们积累的第一手知觉、从他人获取的第二手信息,以及把两者整合成“知识”的方法。

与20世纪相比,我认为生活在21世纪的成年人要受到良好的教育,需要学习更多种类和更多领域的知识。这是因为相较于上个世纪,生活的节奏更快了,技术的力量更强大了,我们相互影响的群体更为庞大了。

什么领域的知识对满意和有贡献的成人生活尤为重要?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以下三类知识:1)对人类历史发展最有影响力的思想,特别是自然科学、道德和政治哲学以及经济学方面的知识;2)文学、艺术和音乐等文化表达的历史知识;3)全球政治历史知识。

在上述知识领域的每个方面,全球化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40年前,如果仅仅从本国的视角获得这些领域的知识,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期望生活得充实而快乐,但今非昔比。如今,每个领域的复杂知识包括了不同国家和不同文化探求知识的方法,意识到他们观念的相似和差异。通常,这种意识意味着相比于以前,我们能说我们“认为”更多的事物是真实的,但是较之简单的时代,我们对观念更缺乏信心、更少确定性,和更没有把握。

如果我们要过满意和有贡献的生活,现在需要什么样的技能呢?

如果我们把知识看作是我们头脑中的观念,那么技能所包含的要多于观念,技能涉及到行动。一项技能是一种实现有价值的行动(即向世界展现自身)的能力。有时实施技能包括对来自于外部环境的信息或者其它刺激做出反应,有时也包括自发的行动。我认为如今最重要的五项技能是:1)严密分析的能力。我们能够运用逻辑和学科知识处理信息,也能够通过逻辑的、有条理的方式向别人展示我们的想法;2)计算能力。我们能够运用数学技巧,以便最大程度地理解数量信息;3)运用电脑的能力。我们能够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工具;4)多语言能力。我们要精通不止一种语言,从而能够领悟到不同的语言如何让人们思考和相信不同的事物;5)跨文化能力。

我想特别强调最后这种能力——跨文化能力。全球化技术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趣。如今,我们与全人类联系在一起,我们也有机会与有着完全不同经历的人合作共事,因此相比于与同类人共事,我们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事物。

然而,同时我们必须面对过去没有认识到的两个现实。第一个现实是,所有人类都变得相似,无论他们在哪里出生。所有人珍视快乐、爱和尊重;所有人逃避痛苦。但第二个现实是,成长于不同文化的人以迥然不同的方式理解上述重要价值。而且,那些差异会导致人们相互误解,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使得人们认为一个人正试图侮辱他们,而实际上那个人想表达的是尊重;这也会导致出现这样的情况,人们认为愚蠢的人实际上非常聪明。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一起共事可以受益良多,但是这些益处的获得离不开团队中的一类人,我把他们称作“能起桥梁作用的人”(bridge people)。他们擅长识别跨文化误解,帮助团队克服这些障碍。

一个有效的能起桥梁作用的人必须具备三项品质:他/她必须能够既从自己文化的角度,也能从不同文化的角度看待世界;他/她必须能够同情地理解和包容所有观点,而不急于判断对错;最后,他/她必须能够解释跨文化误解产生的缘由,使人们理解并共同努力解决问题而不会感觉丢脸。

除了知识与技能,高质量的本科教育也包括特定品德的养成。这些品德与知识、技能有什么不同?什么品德对满意和有贡献的生活尤为重要呢?

知识主要是内在的,是我们脑中的观念;技能主要是外在的,是实施被他人所赞许的行动的能力。品德既是内在的,也是外在的,这些品质和特性让我们发自内心感到快乐,让他人把我们看作好人。我认为如今最重要的六项品德是:1)将心比心的胸怀。我们要培养从他人角度看问题的能力,站在他人的立场上体会他们的快乐和痛苦;2)谦逊谨慎的态度。我们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识到很容易犯错误,甚至在我们确信自己是正确的时候也要怀有这样的态度;3)慷慨大度的气魄。我们要允许他人的不完美,允许他人犯错,不认为自己更为优越;4)一往无前的勇气。我们要有足够的勇气去犯错,有足够的勇气在他人面前出丑,有足够的勇气去做正确的事,即使知道其他人会嘲笑我们;5)真诚无私的情操。我们要正直,发出自己真正的声音,我们因为害怕说真话的后果而言不由衷,我们要战胜这样的人类天性;6)探索未知的渴望。我们要培养求知的渴望,我们要克服故步自封的天性,即总是告诉自己已经学得够多了,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二、上海纽约大学的实践

为了应对全球化和学习技术这两股力量,21世纪的通识教育将能帮助每个学生获取知识、掌握技能和培养品德,这对他们的成人生活至关重要。但我们的使命并非提供完美的通识教育,也不是创造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本科生教育方式。一所优秀的大学需要定制最适合其师生的通识教育,也最适合其地其时的通识教育。这就是我们上海纽约大学现在所做的。

上海纽约大学采用的方式与其它优秀的美国本土大学的方式相似,但同时又完全不同。美国大学应对全球化的传统做法是接收国际学生到校园里,以及让美国学生在海外另外一所大学学习一学期。一些雄心勃勃的大学更进一步,设立了专用目的的海外校园。但是还没有顶尖大学像纽约大学一样建立全球网络,包括在美国之外建立一所成熟的综合性校园,在综合性研究型大学的环境下,为本科生提供一个完整的通识教育。

上海纽约大学的学生,一半来自中国大陆,另一半来自世界各地50个国家。每个中国学生有一名国际室友,反之亦然。每个课堂、每个社团、每个活动都是多元文化的。我们迫使学生们每天面对文化相似性和文化差异性的复杂情况。为了成为“能起桥梁作用的人”,他们学习相应的技能,并且不断练习这些技能。前两年,上海纽约大学的学生在上海学习,然后在第三年,他们在不同校区交换学习。纽约大学在遍布全球的14个大城市拥有校区,这些校区被当作是进入所在地区的入口。通过在这些城市生活,而不是仅仅作为游客,学生将会深入理解那些影响当地人的建筑、城市设计、语言和风味等。

上海纽约大学的核心课程旨在促进21世纪的知识、技能和品德的培养。有时,学生带着错误的观念来上海纽约大学,认为“通识教育”仅仅就是选择自由。的确,通识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选择。学生们应该能在人文学科、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工程和商科中选择自己想要学习的专业。但是,比选择更重要的是,通识教育也关乎要求。接受通识教育,所有学生必须完成五个核心课程要求。核心课程的要点是给予学生广度和深度,拓展他们的心智,这是专业教育所做不到的。

我们的核心课程包含五个必需的要素:

第一个要素是我们所称的“社会文化基础”系列课程。这些课程包括我教的大一课程“全球视野下的社会”,和大二课程“全球视野下的文化”。在“全球视野下的社会”这门课中,学生们需要阅读政治哲学、道德哲学的名著,如孔子和孟子、康德和边沁、亚当·斯密和卡尔·马克思的作品。在“全球视野下的文化”这门课中,学生们会接触古今中外的文学、艺术和音乐。在所有课程中,我们都会强调中国,以及历史上中国与世界其它地区的关系。

第二个要素是数学。所有学生(包括人文专业的学生)必须培养他们的数学能力。当然,对一些专业的数学要求会更加严格。

第三个要素是科学。同样的,所有学生(包括人文专业的学生)必须在毕业前修两门科学课程。但是,自然科学专业的学生要求学习包含六门创新课程的“科学基础”课程组,这些课程以整合的方式教授化学、物理和生物。

第四个要素是语言。我们所有的课都是英语授课,但是要求所有的国际学生能够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我们要求所有学生掌握多种语言。

第五个要素是英语写作。在本科前两年中,所有学生要学习一系列“学科写作”课程,与“关键核心课程”(substantive core courses)相辅相成。这样,学生们能够擅长不同风格的英语写作,包括记叙文和议论文。

上海纽约大学教育的核心是我们所说的“积极学习”。我们感兴趣的不是将老师的智慧传递给学生。相反,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学生培养他们自己的能力,广泛地获取信息、严密地整合信息、批判地分析信息、有效地利用信息。我们希望学生有创造力、独立思考,敢于冒险、不惧犯错、认识自己的错误并继续前行。我们希望学生既善于独立工作也善于团队协作,他们的工作使命不是服从安排,而是开创新局面。

我们的教学方法旨在帮助学生成为积极学习者。即使在300人的大课中,我也不仅仅是讲授,我还提问。我们使用技术手段来保证我能够向所有人提问,同时我也可以使用苏格拉底教学法向个人提问。在写作课上,我们鼓励原创而又缜密的思想,这些是学生自身真正的想法。在科学课上,我们鼓励学生原创的猜想,让他们严格验证猜想。

最后,我想总结上海纽约大学目前所做的事情。我们认为,只有在多元化的局面下,不同学校的本科教育采取不同的深思熟虑的做法,才能推动高等教育的持续发展和繁荣。因此,我们的使命就是对大学教育的持续发展做出贡献。我们将尽力考虑学生在知识、技能和品德方面的需求,使他们能够过上满意和有贡献的成人生活。我们也将尽力创造条件,培养学生各方面的品质,使他们从中受益,同时吸引所有对全球通识教育感兴趣的参与者。

为您推荐

评论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