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中国北方暴雨,塔克拉玛干沙漠洪水…回归盛唐西周?

据相关报道,7月19日时新疆轮台县天山山脉迪娜尔山段普降暴雨,加上天山融化的雪水,形成了季节性洪水,袭击了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把沙漠变成了一片泽国。

7月29日,中石化在官方社交媒体上发表一段视频显示,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遭遇洪水袭击,近50辆勘探车辆、3万套设备被淹,淹水面积高达300多平方公里,石油人奋起抗洪抢险保生产。

也许在河南和浙江的洪水刚刚退去的今天你并不会感到好奇,在刷视频的时候可能会一闪而过,7~8月发洪水不是很正常么,但各位知道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在哪里吗?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边缘,天山南部。

塔克拉玛干沙漠发洪水,究竟是怎么回事?

塔卡拉玛干沙漠是我国最干旱的地区,可能就没有之一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东西长1100多公里,南北宽550公里,面积约33.76万平方公里,是中国面积最大的沙漠。

图源见水印

平均年降水不超过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平均蒸发量高达2500~3400毫米,所以在这样的地区跟大家说洪水,这不是笑话吗?但事实不仅是发生了,而且还很严重。

据相关报道,7月19日时新疆轮台县天山山脉迪娜尔山段普降暴雨,加上天山融化的雪水,形成了季节性洪水,袭击了中国石化西北油田玉奇片区,把沙漠变成了一片泽国。

请注意几个细节,融雪、季节性洪水,因为炎热夏季的到来,天山冰川的融化,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几条内流河比如叶尔羌河、塔里木河、和田河和车尔臣河等,在春夏季节会导致河水泛滥,如果此时再叠加一场暴雨的话,形成大洪水也是可能的。

因为天山山脉迪娜尔山段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和地区几乎没有绿化,因此降雨很容易变成夹带着大量泥沙的洪水,形成洪灾。2020年7月28,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州东大龙口河发生暴雨融雪型洪水。吉木萨尔县泉子街乡上九户村河段28日10时出现53立方米每秒左右的洪峰流量。

叶尔羌河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大坝

在新疆,融雪性洪水比较多,偶尔会有暴雨叠加的融雪性洪水,2019年9月5日,叶尔羌河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大坝完工,这是新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各位没看错,在新疆建设抗洪大坝。

西北降水量增多,全球变暖对中国究竟是好还是坏?

尽管以科学的角度分析解决了此次季节性洪水的原因,不过从新疆降水的角度来看,似乎真的在增多:

2021年6月15日,克州、喀什、和田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6月16日,中央气象台的监测数据可以看到,我国西部的新疆几乎成为我国的降雨中心,出现了大片暴雨,就连塔克拉玛干沙漠都出现了大片降雨。

当天新疆变成了全国降雨中心

从15日8时~16日8时雨量达到86.2毫米,并且24小时总雨量达到了93.4毫米,接近大暴雨水平!而南疆也已经有超过100毫米的大暴雨出现,这是南疆有气象记录以来的首场大暴雨,已经超过了当地平均降雨量的2倍,一天下了两年的雨!

全球变暖,对中国北方究竟是好还是坏?

早在2019年,网上出现了一个绝世神贴,大意说的是全球变暖的背景下,中国的大西北将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因为降雨带北移,将会给干旱的中国北方带来更多的雨水,也许能回到北方温暖湿润的大唐盛世时代,甚至还可能回到长城内外都是粮仓的时代。要看神帖的朋友不妨移步:

https://www.toutiao.com/w/a1706039364015112/

如果不想点击外链,那么笔者摘录一段以飨读者:

这是其中一段,全文很长,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能看完,大概有如下关键节点信息:

1、气候临界点的概念

2、西北降雨量增多

3、中东也将回归两河文明时期的兴盛时代,

4、美国的中北部地区将形成沼泽,密西西比平原盐碱化

……

首先我们来简单介绍下气候临界点的概念,各位了解到的15个临界点中9个已经被突破,则是2019年11月澳大利亚气候学家斯特芬提出的,但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而是早在20年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就提已经出了 “气候临界点” 的概念。

这是全球或区域气候从一种稳定状态到另外一种稳定状态的关键门槛,产生的条件各项初始条件的累积,而引子则是温室气体的排放。

经过累积时间段,将会触发临界点,系统可能会进入另一个稳态,系统会进入新的平衡,而越过临界点之后究竟是好还是坏,我们相信绝大部分情况可能都是坏的,因为从全球变暖所展现的极端暴雨和干旱以及高温,还有其引发的超级山火,哪个不坏?

但有另一种说法称,我国西北地区的暴雨,可能就是全球变暖所带来,尽管西北降雨增多可能会引发灾难性事件,但对于长远来看,它会在低洼地区积水形成湖泊,从而改善局地气候,最终将整个西北变成温暖湿润的地区,这绝对是好事。

西北降雨量增多:暴雨为何集中在北纬40度

从6月以来,全球多地均有暴雨出现,比如欧洲的德国,亚洲的中国河南地区,美国东南部地区都连续发生了洪水,尽管已经有权威的资料解释了欧洲的暴雨是因为低气压“贝恩德”的影响,中国暴雨则是烟花台风配合副高出现降水,而美国东南部则是热带低气压“克劳德特”所致。

但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个区域都集中在北纬35~40°地区,强降水很少会达到这个区域,为何今年暴雨都集中到了高纬度?中国国家气候中心首席预报员陈丽娟对此做了非常详细的解释:

1、此处主要受到盛行西风带(中纬度西风带)的控制,这个西风带环流面积极大,并且容易受到北方高压以及副热带高压和暖湿气流的冲击,出现大槽大脊,可引导南北冷暖气流的剧烈交汇,从而形成恶劣天气。

2、今年六月下旬到7月上旬,北半球西风带的大槽大脊活动非常清晰,总体呈现四波型特征,其中欧洲北部、俄罗斯东部、北美西部、大西洋北部都有一个高压脊中心,受到下沉气流影响,这些区域都出现了高温天气。

3、而同期的东北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和北美西风带高压脊一起形成了热穹顶效应,到了7也中旬,北美副热带高压引导水汽到美国东南部,造成美国西南部强降水。

4、欧洲则是大西洋东北部到欧洲北部上空高压系统的阻挡,形成切断低压从而发生强降水过程。

中国河南的降水前文已经有述,而形成这个过程与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海洋蒸发量增加,西风带环流北方高压以及副热带高压和暖湿气流的冲击概率增加,形成这样条件的可能性都在增加。

尽管国家气候中心首席预报员陈丽娟解释了此次降雨的成因,但仍然不能推测未来是否会形成这种常态,只是从全球变暖的角度推测,变暖的大气层在饱和前可容纳更多水汽,因此在降水条件有利时,也大大提高了发生极端强降水的风险。

陈丽娟同时称中纬度大部分陆地地区和湿润的热带地区的极端降水事件很可能强度加大、频率增高,但干湿地区之间和干湿季节之间的降水差异将会增大。因此还是一句话,干的可能更干,涝的可能更涝。

而对于未来中国北方是否会变得更温暖湿润,这一点仍然难以预测,不过就2021年1月18日,《自然·气候变化》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标题是:“Zonally contrasting shifts of the tropical rain belt in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气候变暖或会改变热带雨林带的位置)的观点,有一些道理。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其他机构的研究人员称,由于全球变暖,位于地球赤道狭窄地带的雨带会随之波动,研究人员模拟了27种最新的气候模型,认为这条雨带在西太地区会北移,而在美洲地区则会南移。

他们认为印度和喜马拉雅地区的降水会增加,这会增加喜马拉雅南麓印度地区的降水,可能形成更多的洪水,而在2020年结束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中也表明,青藏高原上的湖泊面积正在快速增加,其中最大的是色林错,最近40年间面积增长达40%,而原因则有如下几个:

降水增加:76.5%

冰川融水:9.5%

蒸发减小:14%

这表示亚洲水塔青藏高原屋脊的降雨量正在增加,当然这和地处南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没啥关系?当然昆仑山和阿尔金山的降雪量增加,也会在南疆的春天形成融雪性洪水。

色林错面积增加

而新疆的干旱气候与青藏高原不无关系,因为西风带原本经过青藏高原,但由于其高耸入云的阻挡,从帕米尔高原抬升进入中国西北,地形抬升,空气变得极度干燥,所以降雨很难发生。

新疆的水汽间接来自大西洋,为什么是间接呢?因为来自大西洋的水汽团已经在欧洲上空形成降水后蒸发再次形成水汽到达北疆上空形成降水,所以欧洲降雨量增加,对我国新疆北部降水是有帮助的。

因此在两个效应之下,新疆南北来水增加,从理论上来看存在这种可能性,但种花家始终强调,不能以单个事件来看待整个地区的气候进程,因为全球变暖的效果是非常复杂的,短期和长期可能完全是相反的两个结果。

中国古代气候究竟如何?

中国近代地理学家和气象学家竺可桢在1972年发表的《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中,将过去5000年分成了4个温暖期和4个寒冷期。

温暖期:1、夏、商和西周,2、两汉,3、唐朝,4、明朝

寒冷期:1、东周,2、三国魏晋南北朝,3、五代十国两宋,4、清朝

这些时期恰恰和王朝兴衰更替相结合,温暖期也是历史上王朝最兴盛的时期,而到了寒冷期就分裂割据,战争不断,这和北方游牧民族南下有关,温暖湿润期,北方游牧民族安居乐业,而到了寒冷期,北方再无存身之处,就会南下逐鹿中原,引发百年动荡。

古代雨水条件究竟如何呢?

古代不像现在有完整的气象记录,只能从植物的形态或者沉积物去分析,不过我国文字记载非常完整,可以从早期的史书资料中分析当时的条件是否湿润

摘录于《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原文

当时竹子在当地广泛生长,而竹子对环境要求是比较高的,一般年平均温度为12C~22C,年降水量1000毫米~2000毫米,竹子对水分的要求高于气温和环境,因此表示周朝始建时陕西西安,足见当时北方之湿润。

摘录于《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原文

柑橘是一种在热带和亚热带的植物,对降水有一定需求,一般年降雨量1000毫米左右的热带、亚热带区域适宜柑橘种植。唐都长安所在也就是现在的西安,可见当时北方雨水是比较丰富的。

全球变暖:中国北方将迎来史诗般的黑天鹅事件

现代中国的北方,我们已经展开了跨度达70多年的三北造林计划,目的就是改变干旱沙化的状态,而此次全球变暖,也许将为北方带来一波天时地利的大好发展时代,中国北方变成江南水乡,种花家一定举双手赞成!

也许可能回到1400多年前的大唐盛世时期北方温暖期,或者达到长城以北的2000多年前的西周温暖期则更好,中国是否会迎来一波千年一遇、天时地利配合下的崛起,种花家不知道,但非常欢迎这个史诗般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作者: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