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深度隔离实验,想要证明什么,时间到底存在吗?

实验安排在一个山洞里,与外界隔绝,但在里面搭建了一个面积为22.57平方米的恒温房间,住在里面温度适宜,生活和工作的设施齐全,食物充足,还有一部电脑和吉他等乐器,一切看起来令人非常惬意。

网上热议起一位女设计师在与世隔绝的洞穴中呆了130天,差点疯掉的故事。并有很多人说,这是一个证明时间存不存在的实验。其实这是很早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

说到时间存不存在的问题,其实从来也没有科学家说时间不存在,更不会去证明时间不存在。科学家们进行的这种实验,主要是查看在没有计时工具情况下,人类会不会产生时间错觉,对生理和心理有什么影响。因此准确地说,这种实验叫“时间深度隔离实验”。

  • 差点精神崩溃的女设计师弗利尼

1983年1月,NASA(美国航天局)与意大利心理学家、社会学家毛里奇奥·蒙塔尔比尼合作,进行了一场洞穴深度时间隔离实验,目的是测试一个人,在封闭环境且没有计时工具情况下,心理和生理的变化以及承受能力,收集到的各种参考数据,可以为NASA未来宇航员深空探测、外星球探测,以及深空航行的狭小空间生活提供参考。

27岁的女设计师斯特凡尼亚·弗利尼,从数百年应召的志愿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唯一的被测试者。弗利尼年轻、健康、乐观,重要的是心理素质很好。

实验安排在一个山洞里,与外界隔绝,但在里面搭建了一个面积为22.57平方米的恒温房间,住在里面温度适宜,生活和工作的设施齐全,食物充足,还有一部电脑和吉他等乐器,一切看起来令人非常惬意。

唯一与我们平时生活不同的有两点,一是只有1个人,只能自娱自乐;二是没有任何计时工具,也没有自然光辨别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能凭自己感觉计算时间流逝。房间里安装了三个摄像头和一个求救按钮,还可以定期将她的尿液提升上去化验,以掌握她的身体变化。

1月13日,弗利尼按计划进入到洞穴的房子里,开始了160天与世隔绝的生活。开始她信心满满,觉得一下子放松了,没有了闹市的喧嚣和工作的负担,时间完全自由支配,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玩就玩,无非就是孤独点,这一定是一个非常惬意的假期。

刚开始,也的确如弗利尼所想,吃饱喝足,弹弹吉他或做做体操,听听音乐看看书,还用美术纸做了许多精美的造型,在窗户上画上了星星和月亮,做了面包和葡萄酒,一切都是那么的舒适和顺心,唯一的就是寂静,自己不弄出点动静,就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她每天睡到自然醒,按照自己的生物钟凭感觉作息,想尽量过得有节律些,也凭感觉记录着过的每一天。几周过去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大致是按照24小时每天在作息,但外面的研究人员发现,她越来越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能力,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晚,持续时间也长短不一,渐渐与洞外世界昼夜颠倒了。

几个星期后,她本来应该来的大姨妈没来,后来就一直停止了。有时,她只睡了2个小时,但她以为睡了一个晚上,精神抖擞地起来工作;而有时睡了十几个小时,却以为没睡多久,还倒下就睡。再后来,他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多,情绪也越来越焦躁。

通过监控,研究人员发现她情绪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烦躁不安,一点轻微的响声都会令她惊恐,身上青筋暴起,时常大口喘着粗气;作息时间也越来越混乱,睡眠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达到22个小时,工作活动20个小时也不觉得疲倦。

研究人员觉得实验已经取得了足够数据,虽然弗利尼自己依然坚持着没有退出的意愿,但考虑到可能对她身体造成的影响,就叫停了实验,将弗利尼接出了洞穴。

而弗利尼也的确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出洞时她脸色苍白,体重减轻了7公斤,对时间判断出现了严重偏差,精神受到部分损伤,身体十分虚弱。研究人员将弗利尼报复性休养了3天了,然后才让她见到了久别的太阳。

当研究人员问她自己感觉在洞中过了多久时,她回答大概60几天,而研究的记录是130天,她的生物钟感觉时间与实际时间少了一倍多,可见生物钟已经紊乱得多厉害了。

  • 米歇尔·希夫的洞穴时间隔离实验

类似的时间隔离实验世界各国一些研究者还做过很多,比较著名的还有法国地质学家米歇尔·希夫(Michel Siffre)。

1962年,米歇尔·希夫进入一个洞穴封闭生活,没有带任何计时工具,凭着自己的感觉来推算时间,离开时,他的笔记本上共有36天的记录,因此认为出洞日期为8月20日,但实际上真实的日期为9月14日,比他自己的记录多了25天。

后来,希夫又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进行了一次长达6个月的时间隔离实验,原计划坚持210天,但由于发生了越来越不可思议的恐惧,最终不得不提前终止,勉强坚持到205天。实验的过程是到了6周时,开始变得可怕起来,不知不觉让一天时间变成了36小时以上,甚至48小时,自己却全然无觉,心里不断滋生出恐惧,但又不知恐惧来自何方。

本来早就想退出,但考虑自己对时间隔离实验追求了一生,才勉强坚持到了205天,如果再不出来,他就会精神崩溃。当然这次实验也是自己记录的时间比实际要少很多。

  • 保持世界纪录的还是毛里奇奥·蒙塔尔比尼

蒙塔尔比尼在帮助NASA做了弗利尼的洞穴时间隔离试验后,1987年12月份,自己亲自做了一个在洞穴中呆了210天的实验,比希尔多了5天,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他这次自己制作了一个粗糙的时间测量装置,即一个有小洞的瓶子,里面的水可以从岩壁上流下。

他用自己的计时器记录时间流逝,认为过了79天,这时洞外的人用莫尔斯电码通知他,他已经打破了世界纪录。他拿起了紧急电话,两百多天来第一次与洞外通话,他说,他想念朋友、家人和奶酪的味道,在这里,他写了三个短篇小说和一篇日记,标题为“太阳沉睡之处”。

这次,他在洞中虽然吃了大量蜂蜜、巧克力等高热量食物,还吃了所谓药片(类似宇航员在太空飞行中吃的食物),但他的体重还是减掉了33磅。他还抽掉了406包香烟,或许这损害了他的身体。

1988年,蒙塔尔比尼还带领一个由14人组成的探险队,在一个地下洞穴停留了48天;2006年至2007年,他又进行了一项刷新自己纪录的洞穴隔绝实验,在亚平宁寒冷洞穴基地呆了235天。可惜,2009年9月,这位洞穴时间探秘的勇士于因心脏病英年早逝,享年56岁。他的同事宣称,蒙塔尔比尼的逝世与先前的破纪录洞穴住宿无关。

这些时间隔离实验,都证明了一个道理,就是时间是客观存在的,而人类已经形成的主观时间刻度是与人的生物钟相匹配的,如果失去了时间刻度这个标准,人的生物钟就会紊乱,从而导致人的严重焦虑和恐慌,最后很可能会导致精神崩溃。

  • 时间隔离实验还在进行中

时间隔离对人类的影响到底怎样,还没有一个最后完整的科学结论,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因此这种实验还在进行。

今年的3月14日,法国一家名叫“人类适应研究所”的组织,又发起了一场深度时间隔离活动,他们让15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进入比利牛斯山的一个巨大洞穴里面,在没有任何计时装置的情况下,集体生活40天。

这些志愿者都佩戴有各种传感器,将他们的脑电波、心律、体温等相关数据随时会传输给洞穴外的科学团队,实验结束后,就可以通过这些数据变化,得出人们在这种特殊环境,时间隔绝状态下的各种影响,从而为困扰人类多年时间迷局找到答案。

这项实验的最终结果如何,我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资料和报道。

有人对这种实验嗤之以鼻,认为是某些人的心血来潮,没有什么意义。这种认识是错误的,人类对天地不断地探索,也要对本身探索,事实上,人类对自己本身的奥秘还有很多没有解开,包括没有时间标尺对生物钟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也还在探索中。

还是那句话,宇宙时间客观存在,不管人们有没有计时工具或看不看昼夜更替,时间都在那儿不紧不慢地流逝。具象化的时间就是物质的变化,包括人体每一个细胞的新陈代谢,有生有死。没有了时间这一切都将冻结,化为乌有。

因此,以上说的所有时间隔离实验的探索者,从来也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时间存不存在的问题,而是看看人类在没有时间标记的状态下是个什么样子。实验的结果是,不但时间无时无刻不在,而且没有了人类长期形成的时间刻度标记,人类自身生物钟就会发生紊乱,就无法活下去。

那么,现在你觉得时间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呢?感谢阅读,欢迎讨论。

时空通讯原创版权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