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不怕远征难!长征到达陕北后,红军到底还剩多少人?

中央红军长征时兵力86859人。 军委一纵4693人,司令员叶剑英,下辖干部团1480余人。军委二纵9853人,司令员李维汉,二纵里有长征前夕组建的军委教导师,有七千来人,几乎全是新兵。

作者:见龙在田
来源:知乎

中央红军长征时兵力86859人。

军委一纵4693人,司令员叶剑英,下辖干部团1480余人。军委二纵9853人,司令员李维汉,二纵里有长征前夕组建的军委教导师,有七千来人,几乎全是新兵。

红一军团三师九团19880人,为左前锋,军团长林彪,下辖两个主力师,为红一师、红二师,以及一个七千余人的少共国际师,全是一群红小鬼。红三军团三师九团17805人,为右前锋,军团长彭德怀,下辖两个主力师,为红四师、红五师,以及一个地方武装组成的红六师。红五军团二师六团12168人,为总后卫,军团长董振堂,下辖两个主力师,为红十三师,红三十四师。这三个军团为中央红军三大主力军团,非主力军团的特点是军团长兼任师长,不像主力军团有军团部。

红一师:31年10月秋收起义的老红三十四师编入黄公略的红三军红三军编为一团二团。红二十二军的军部及66师编为红三团。32年10月,江西军区独立第4、第5师与红12军军部及第36师合编为新红二十二军,军长是罗炳辉。罗炳辉由红一师师长升任红九军团长。
红二师:31年10月秋收起义的老红三十五师编入朱毛红四军红四军编为四团五团。红二十二军64-65师编为红六团。该师为红军主力之主力,其前身是大名鼎鼎的井冈山红四军,被誉为中国红军主力的主力
红四师:原红三军团的红五军与红八军,后改编为第1、第3、第4、第6师,之后又整编为第1、第2、第3师。33年5月整编,第1、第2、第3师整编为10-11-12团。三军团四师是正宗的平江起义部队,红三军团的主力
红五师:富田事变后,红二十军被拆解,二十军一部并入红七军。红七军与红二十一军合编。红七军原系桂军,出自百色起义,桂军虎将李明瑞带出来的。红二十一军是赣南地方部队升级,改编前的军长是寻淮洲。红七军组成13团与半个14团,红二十一军组成15团与半个14团。寻淮洲由红五师师长升任红七军团。
红十三师:原宁都起义部队编为红13军、14军、15军。32年6月红14军缩编为39师。12月,37师并入39师。33年5月,红十五军缩编为37团,38-39师缩编为38-39团。该师为宁都起义部缩编而成,军事素质位居全军之冠,战斗力极强,被中革军委命名为“坚师”,教员得知后称十三师万岁,长征断后基本都是十三师打的
34师:红12军35师与红十九军组成,又去了一批宁都起义的部队。12军35师是秋收起义的部队,红十九军为闽西地方部队。34师号称红军中的钢铁之师

红九军团11538人,军团长罗炳辉,下辖两个师。红三师:由地方武装组成,共七千余人。红二十二师:长征前夕新编的,战斗力不入流。红八军团10922人,长征前新编的,除七百多人游击队与五百多人的中央警卫师外,其他近万人全是新兵,战斗力不入流,话说红八军团的很多士兵连开枪都不会,就牺牲在湘江边上。

红军一个“大师”满编6044人

值得注意,这不是中央红军的实际人数,只是实际兵力。长征前夕红军雇佣了大量挑夫,把什么乱七八糟的破布马桶烂衣服都带上了,仅中央军委纵队就有近八千挑夫,各军团也配备了大量挑夫,因此行军慢的像乌龟。毛主席比较诙谐,说是“叫花子搬家”;刘师长文化较高,说是“抬轿子行军”;彭老总说话直接,说是“抬棺材送殡”。中央红军长征时多半与刘邓大军南下大别山时的人数差不多。

湘江战役前三道封锁线,第一道损失3700,第二道损失9700,第三道损失8600,共2.2万人,实际上这一路上红军也在扩红招兵,红军在湘江战役前实际兵力在7万人左右。值得注意,这三道封锁线其实一三五主力军团损失不大。湘江战役前湖南人民比较了解红军的处境,地方党很体会红军遇到的困难。这几天每到一地,群众积极支援红军战斗,许多工农踊跃当红军,每个连都扩大了新战士,这是教员与彭总反对西过湘江的原因。

湘江战役——红一军团红五团因为要等军团首长下命令,导致未能及时抢占全州这个易守难攻的要塞,被湘军刘建绪部抢了先。因此红一红二两个主力师在湘江西岸的脚山铺阻击湘军,此战是湘江战役最大的阻击阵地,损失四千来人,湘军一度打到了一军团指挥部,林彪聂荣臻左权等人险些当了俘虏,战后林彪望着漫山遍野的尸体泪如泉涌;湘江东岸的少共国际师北上牵制全州方向的湘军,配合红一师红二师作战,损失三千来人,共损失七千来人少共师是湘江战役中最神奇的一支部队,12月1日湘军突破一师二师阵地,一师二师仓促西撤,军团部未来得及组织湘江东岸的少共师撤退,因此少共师仓促渡江,只有师部与44团在12月1日渡河湘江。12月2日夜至3日晨之间,少共师43团、45团居然趁夜从湘桂二军的封锁线上溜走过了湘江。红三军团共损失七千来人,红四师为了抢占界首导致兵力分散,打成添油战术,在界首阻击桂军损失惨重,桂军也一度打到了彭德怀的军团部红五师14-15两个团三千余人在新圩硬刚桂军七个团,损失2/3,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最早打响的战场,五师在新圩遇到桂军先头部队,击溃了桂军,向南追击十来里到了枫树脚与板桥铺一带,构筑防御阵地。桂军主力赶到后,五师抵挡不住,又败退到了新圩。五师没告诉军委枫树脚失守,结果军委令34师走直线小路去枫树脚—板桥铺接防李德指挥一向只看地图,不经实际考察,被彭总称为“图上作业的战术家”,所以让34师走的是翻山越岭的小路。六师18团一营二营在新圩接防五师,三营在陈家背,18团以全军覆没的代价为红九、红八、红五军团(缺34师)争取了西进的时间。红五军团共损失近六千人,13师在文市,34师在水车,并肩阻击中央军周浑元与湘军李云杰,34师四千三百余人被调偏了路线而全军覆没。红五军团部及十三师完成阻击任务后西进至隔壁山,当时收容的打乱建制的掉队人员有一万来人,红八军团有四五千人在隔壁山受挫于桂军(八军团十之八九是新兵),五军团打退桂军,掩护红九红八及掉队人员西进,在桂军湘军中央军包围夹击中打到天黑。五军团在隔壁山,18团三营在陈家背,就隔着一座山不到十里,当时五军团的人听到了南面有枪炮声,只是不知道是18团。五军团顾不上吃饭,连夜冲出包围圈,三个团交替阻击敌军,一路狂奔到湘江凤凰渡,时浮桥已毁,敌机在江面轰炸。董振堂以少量部队在凤凰渡徒涉过江吸引敌机,率红五军团北上五六里经倒风塘徒涉过江34师在12月1日中午得到军委电令时,如果丢掉没用的辎重,轻装简从行军至宝盖山,随后昼伏夜行,是很有可能渡过湘江的,34师已经行军到距凤凰渡仅有三四十里,半天之前少共国际师就趁夜渡过了湘江。

从隔壁山到枫树脚只有四十里

关于红八红九与军委纵队这三支部队,由于包含了两万余新兵,所以很多人掉队或者当了逃兵,因为这一路上虽然都是一三五军团在打仗,但是红八红九与军委纵队却减员严重。红八军团在湘江战役前实际只剩五千来人了。红九军团22师四千人出头,湘江战役前只剩不到二千人,被派到中央纵队挑担子去了。军委教导师在湘江战役前其实没有打过仗,掉队与逃兵占三分之一,还剩近五千人。至于军委那近八千挑夫,也减员了三分之一,还有不过五千人。湘江战役过程中:红九军团只剩红三师五千余人,先是三峰山受阻,只好绕道水车遇到打阻击的34师,随后34师向枫树脚出发,红三师继续西进到隔壁山又被桂军追击,这时从文市赶来的13师继续阻击桂军,红三师一路上掉队几百人,来到界首时浮桥被飞机炸了,红三师只好绕圈子北上凤凰渡,又遇到抄近路赶来的13师在徒涉过江,也跟着学,被赶来的桂军半渡而击,红三师损失千余人。红八军团跟着红三师,在西进过程中掉队严重,在隔壁山被桂军打掉一千来人,到凤凰渡时又被桂军打的损失惨重,过河的八军团只有六百多名战士,加上机关、后勤等非战斗人员与挑夫,仅剩1200余人,编入五军团。至于军委教导师与军委挑夫,湘江战役后黎平整编时:军委教导师还有二三千人,分别编入一三军团;挑夫还有近三千人,除1600余人继续负责挑担,其余约1200人补入五军团。红22师千余人编成五个营,两个归红一,两个归红九,一个归红五。

34师的行军路线

黎平会议后刘伯承复任总参谋长兼中央军委纵队司令,并率一军团红二师强渡乌江智取遵义,派红四团北克娄山关打到桐梓。中央红军在遵义一带扩红四五千人,总兵力达到3.7万余人,这个数据是包括挑夫的。之后红军北上入川,先是红五军团在梅溪河击溃了郭勋祺二旅四团,但郭勋祺仍然尾追红军,于是爆发土城战役,这时郭勋祺有六个团却非红军所知。主战场在青杠坡,红三红五损失惨重,阵地被川军攻破,干部团挡住了川军的进攻。红二师赶到青杠坡后,正面攻击郭勋祺,红五红三军团南北夹击将郭勋祺击溃,但是因为川军后续部队逼近,红军放过了郭勋祺,未能扩大战果。红军北上受阻,向西挺进一渡赤水。这一战红军损失四千多人,川军损失近四千人

四渡赤水动态图

一渡赤水时红军号称有三万人,此时在扎西扩军招兵三千余人。二月里来到扎西,部队改编好整齐,发展川南游击队,扩大红军三千几。扎西改编原计算罗炳辉的九军团撤销编制,九军团60%并入五军团,40%并入三军团,一三军团四个团,五军团三个团。由于红军在扎西扩红三千多人,而且军委考虑到罗炳辉游击牵制力强,便保留了九军团番号。扎西改编一军团缩编为六个团,九军团缩编为三个大营,而三五军团在湘江战役与土城战役损失大,因此三军团缩编为四个团,五军团缩编为三个团

扎西整编:长征中最重要的整编

二渡赤水,彭德怀率红三军团攻克娄山关二战遵义,一三军团及干部团击溃与歼灭中央军两个师及黔军八个团。此战敌军伤亡三千来人,被俘三千余人,红军损失三千余人,主要是红三军团损失惨重。被俘敌军由朱老总作政治工作,其中二千五百余人加入红军

茅台战役,红军伤亡一千四百余人,只好三渡赤水,金蝉脱壳四渡赤水,南下乌江,此时红军还有三万来人。

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巧渡金沙江后,红军还有两万五千人左右。这段时间五军团连打了几个漂亮仗,先是四渡赤水后打出了一个生孩子的时间,再是龙里突击打的第三纵队司令员孙渡险些丧命,北盘江坡门伏击战率领干部团全歼中央军一个团又半个营二千余人,最后在石板河以不到五千之众阻击中央军万耀煌的十三师六个团万余人七天七夜,还在第一天与第七夜对万耀煌师进行了反杀。

罗炳辉是滇军出身,是朱老总的学生,在滇军中颇有影响力,这段时间罗炳辉的九军团先在老木孔伏击黔军,歼敌二千余,其中俘虏一千四百余人,有九百余人参加红军。之后红九军团来罗炳辉的云南老家,在宣威与会泽扩红二千人,这段时间九军团与一三五军团的兵力差距大大缩小,九军团过金沙江后歼灭川军两个营,与中央军隔着金沙江互相射击。

干部团二营在刘伯承率领下化妆成中央军,一日行军二百余里,抢渡金沙江,过江后干部团以4死6伤的代价击溃川军一个大团,俘敌团长以下六百多人。红三军团攻打会理期间损失千余人。会理会议后以刘伯承为先遣队司令员,率红一团过彝民区、强渡大渡河。这段时间红军扩红招兵一千多人,一五军团攻占德昌城,击溃川军一个旅,俘敌数百。飞夺泸定桥时,左纵队的红四团一日夜行军二百四十里;刘伯承率红一师与干部团为右纵队,路上击溃两个团及一个旅部

飞夺泸定桥

飞夺泸定桥后,一五军团攻克化林坪,击溃川军一个旅,俘敌六百余九军团攻克天全,在飞仙关歼敌一个营,击溃一个旅中央红军来到夹金山时还有一万八千人徐向前回忆此时中央红军不到两万。张国焘听说中央红军有四个军团及中央纵队,或许以为每个军团下辖三个军,军下辖三个师,猜想中央红军有三四十万。

张国焘对徐向前说:中央红军是老大哥,比我们多五倍是肯定的。我在毛裕镇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只有六万人,五倍是三十万,现在我们发展到了八万人,按五倍计算他们应该在四十万以上,我们只提三十万,已经留有余地了。
徐向前:会师后的事实证明,中央红军还不到两万来人,哪来的三十万嘛!我们的宣传打了自己的嘴巴,弄得四方面军指战员议论纷纷。

红军时期第二大革命根据地

大致一军团不到五千,三军团五军团各不到四千,九军团不到三千,军委纵队不到三千,之后中央红军拨给四方面军九百多名干部。红四方面军拨给一三军团3700余人:其中抽调30军90师270团1100人和89师直属队500余人,共1600余人给三军团;抽调4军11师32团1100人、33军98师294团1000人(张仁初),共2100人给一军团。此时一三军团共有1.2万人,彭总回忆一三军团各约六千人应该是打松潘之前

中央红军与四方面军会师

草地分兵时中央红军还有1.4万余人。当时一三军团打松潘损失很大,之后过草地也损失不小,三军团有七百多名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在即将走出草地的最后一天,肩靠肩全部冻饿而死,那天鸟都不飞,鸟都不叫。此时一三军团及军委纵队还有九千人左右,其中一军团约四千,三军团约三千,军委纵队约二千。五军团在两河口阻击,又走了两次草地,还剩不到三千;九军团在松岗未过草地,还有二三千人。

激战腊子口,红一军团击溃敌军三个团,在哈达铺改编时,一军团约三千五,三军团约三千,中央纵队约二千。这一路上损失不大,可惜的是有三百多名战士在六盘山下渴毒水而死,到陕北后一三军团及中央纵队还有七千二三百人,并在吴起镇战役歼灭东北军一个骑兵团,重创两个团,此战东北军伤亡600多人,被俘七百多人。

看草地地图,五九军团过草地时有机会北上与中央会师

五军团九军团在左路军,与朱德刘伯承一同被扣在四方面军。此时五军只剩两个团,除军部外各千余人,张国焘为了瓦解五军团,31军91师273团与五军团39团互换,原39团有1100人左右百丈关战役之后仅剩不到三百人,后面补充进来的都是四方面军的人,与五军团没什么关系。36年2月,五军团与三十三军合并,原五军团(包括新39团)仅剩二三千人。第三次过草地前五军团有4600人,过草地后还有4100多人董振堂是西北军出身,在西北威望非常高,五军团在岷县扩红三千多人,发展到七八千人,此时五军团下辖四个团,一个小团(四十团)以及一个新编团。华家岭阻击战,五军团正面阻击中央军第三军,先伏击全歼了中央军两个营,靠着中央军送的装备在华家岭守了三天三夜。这一战五军团伤亡近二千人,主要是因为侧翼的友军四方面军的红四军不告而别,导致中央军第三十七军又从侧面夹击,打了五军团一个措手不及。华家岭之战后四十团撤编,五军团四个团3600人西渡黄河后越打越多,打到临泽时五军团发展到约五千人之众。之后在高台、临泽、倪家营子一系列战斗中全军覆没。岷县新编团被董振堂派去带着伤员去找贺老总去了,这个新编团补进了二方面军。至于原三十九团,在华家岭之战时也归董振堂的右路纵队指挥,只是没参加华家岭之战,原三十九团到陕北的不过二百人

这不是五军团第一次被坑,之前因为八军团在千家寺不告而别损失七百余人。这也不是四方面军与五军团过不去,之前张国焘就准备西进,破坏了通庄静会战役计划,由于四方面军不告而别,导致贺龙的红二军团侧翼暴露,中央军关麟征部疾进,因此贺龙的红二军团损失惨重,险些全军覆没

由于该计划没有得到应有的贯彻,协同不好,致使红二方面军受到敌军夹击。后经军委同意,红二方面军抢渡渭河,于10月22日在会宁县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但在会师前因来不及将部队全部收拢,与多路敌军作战时,又处于被动状态,遭到了不小的损失。贺龙说,红二方面军因为陷于孤立地位,几乎被敌人合围,打得很苦,比在乌蒙山和过雪山、草地时还危险,损失也大,令人痛心。
彭德怀:张国焘到了打拉池后,敌王均两个师尾追四方面军被截断部分前进。我与张国焘面商,只要被截断部分在正面阻拦该敌前进,一军团即可从追敌侧后进攻,在打拉池布置伏击阵地。这样,消灭王均部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样还可与四方面军北渡主力取得联系。张口头同意,却秘密令王宏坤部向同心城方向撤走,破坏了当时的作战部署。我又与张商,在海原和同心城之间布置伏击阵地,歼灭王均部。他口头同意了,实际上他又令四军东撤了,使伏击计划又被破坏。张国焘多次破坏作战部署,使我们不得不放弃豫旺以西大块土地

贺龙去川西北时,罗炳辉的九军团(三十二军)只剩一千三百余人,贺龙拨给罗炳辉一个师,兵力扩充了一倍,过草地后九军团有二千六百余人。草地分兵前九军团有二千五百余人,在川西北呆了一年,损失过半,不计贺龙拨来的一个师,九军团真正到陕北的也就不过一千二百人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