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征人尽望乡!李益的边塞诗赏析

建中元年(780)李益进入朔方节度使崔宁的幕府,开始了“巡行朔野”的军队生活,到贞元十五年(799)前后,离开幽州节度使刘济的幕府,结束了大约十九年的“五在兵间”的生涯。从军期间,李益写了不少边塞名作。

李益,字君虞。旧籍姑臧(今甘肃武威),家于成纪(今甘肃秦安北)。天宝七载(748)生。他作为“关西将家子”,少年时期就接触到戎旅生活。宝应元年(762)至广德元年(763),吐蕃入侵,李益的家乡沦陷。只好举家东迁。东迁到那里呢?可能到郑州投靠李揆,也可能在嵩下脚下、颍水旁边的河南府登封县寓居。

韦应物说李益“二十挥篇翰”(《送李侍御益赴幽州幕》),诗中的数字,当然不能拘泥,但也不会相差太远。“李益诗名早著”(《唐国史补》),应是事实。

大历四年(769),李益进士及第,获得“出身”。六年(771),登讽谏主文科,为华州郑县尉。后迁主簿。建中四年(783),中拔萃科,为侍御史。在贞元四年(788)所写的《从军诗序》中,李益自称:“出身二十年,三受末秩;从事十八载,五在兵间。”所谓“三受末秩”,指郑县尉、郑县主簿、侍御史,“五在兵间”则指五次出佐戎幕。

建中元年(780)李益进入朔方节度使崔宁的幕府,开始了“巡行朔野”的军队生活,到贞元十五年(799)前后,离开幽州节度使刘济的幕府,结束了大约十九年的“五在兵间”的生涯。从军期间,李益写了不少边塞名作。

贞元十六年(800),李益漫游江淮,写了一些好诗,有描绘南方景色的山水诗,刻画思妇哀怨的妇女诗,抒写羁旅行役、思乡送远之情的咏怀诗、酬赠诗等。贞元末返长安。

元和元年(806)前后,李益入朝为都官郎中。升任中书舍人,出为河南府少尹。七年(812)或稍前,入为秘书少监、集贤学士。后降居散秩,不久又恢复原职。历太子右庶子,秘书监,太子宾客,集贤学士、判院事,官位不断上升。十五年(820),为右散骑常侍。后转左散骑常侍。大和元年(827),以礼部尚书致仕。三年(829)卒,享年八十三岁。这期间,主要是与一些官僚、文士、僧人唱和、联句,内容比较平庸,夹有糟粕。

概括李益的生平和创作,大致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前期),天宝七载至大历四年(二十二岁前),是束发言兵,谋取功名,开始诗歌创作的阶段。第二阶段(中期),大历四年至贞元末年(二十二岁到五十九岁左右),是三受末秩,五在兵间,诗歌创作成就突出的阶段。第三阶段(后期),元和初年至大和三年(五十九岁左右到逝世),是仕途较畅,而诗歌创作成绩下降的阶段。

李益的诗,按题材分,有边塞诗、妇女诗、咏怀诗、山水诗、酬赠诗几类,以边塞诗的成就为最高。他的边塞诗的思想艺术成就,从总体说,是中唐其他诗人所不可企及的。这些诗从多方面真实而形象地反映了当时边塞战争的实际,闪烁着现实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光彩。按内容说,它们可分为三类:第一类主要是叙写边塞战争的实际,赞扬广大将士的报国精神和英雄气概,反映并同情广大战士的不幸遭遇和痛苦心情,揭露并抨击朝廷守边无策和边将腐败无能。当时,广大唐军将士在反击吐蕃入侵的自卫战争中,英勇战斗,气势豪迈。“昔时征战回应乐,今日从军乐未回”(《暮过回乐峰》),诗人以高昂的笔调抒写了他们的从军之乐。《度破讷沙二首》之二写他们战罢归来的情景说:

破讷沙头雁正飞,鸊鹈泉上战初归。平明日出东南地,满碛寒光生铁衣。

前三句写初秋大漠晨景,开阔而富有生气,从而衬托了唐军战罢归来的豪情,最后正面描写英雄形象,突出了唐军将士不畏艰苦,士气高的形象。《塞下曲》第二、三、四三首中,诗人揭示了他们乐观无畏的原因,是为了杀敌立功,保卫边疆,“请书塞北阴山石,愿比燕然车骑功”。但是,唐在对外战争中存在严重问题,防秋之兵“皆河南、江淮诸镇之军也,更番往来,疲于戌役”,“中原之兵,不习边事,及扞虏战贼,多有败衄”,“边将名目太多,诸军统制不一,缓急无以应敌“(《旧唐书·陆贽传》)。一些边将“生事邀功,窃取官赏”(《通鉴》卷三八)。“边军徒有其数而无其实,虚费衣粮,将帅但缘私役使,聚财以结权幸而已,未尝训练以备不虞。”(《通鉴》卷二九三引李绛语)元和八年(813)“受降城兵籍旧四百人,及天德军交兵,止有五十人,器械止有一弓,自余称是”(同上)。对于这方面的问题,诗人也作了深刻揭露。他借用古事批评朝廷不重边防,不赏战功,对外软弱:“汉庭议事先黄老,麟阁何人定战功!”(《赴渭北宿石泉驿南望黄堆烽》)沉痛指出一部分边防将士无心报国,士气低落:“今日边庭战,缘赏不缘名”(《夜发军中》)尖锐揭露了唐军内部的矛盾:“仍闻旧兵老,尚在乌兰戌。笳箫汉思繁,旌旗边色故。寝兴倦弓甲,勤役伤风露。来远赏不行,锋交勋乃茂。未知朔方道,何年罢兵赋!”(《五城道中》)一方面是朝廷守边无策,赏罚不明,边将“生事邀功,窃取官赏”;另一方面是战士久戌边庭,辛勤服役,思归厌战,对比是强烈的,爱憎是分明的。在《盐州过胡儿饮马泉》中,诗人感慨系之:

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几处吹茄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从来冻合关山路,今日分流汉使前。莫遣行人照容鬓,恐惊憔悴入新年。

诗人由边地的荒凉而想到边防的废弛,又由泉水的分流而忧虑年华逝去,报国壮志无成,情景交融,宛转流畅。“几处”一联,含蕴地谴责了唐朝廷“备边无人”(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全诗充满着一种壮士无功,美人迟暮之感。

由于战争连年,朝廷守边无策和边将腐败无能,广大唐军将士在久戌难归、经常失败和功业无成的情况下,战斗士气削弱,普遍厌战思归。他们听到“蕃音蕃曲”就要思乡念远:“鸿雁新从北地来,闻声一半却飞回。金河戍客肠应断,更在秋风百尺台!”(《夜上西城听凉州二首》之二)“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向月明看。”(《从军北征》)诗人以同情的态度,真实地写出了他们的这种感情。其中以《夜上受降城闻笛》最为出色。

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

这首诗以生动的比喻,色彩鲜明地描写了边地寥廓凄清、寂寞苦寒的景象,由景见情;再写由闻笛而引起的普遍的望乡之情,感慨至深;真是“意态绝健,音节高亮,情思悱恻,百读不厌”(清施补华《岘佣说诗》)的“绝唱”。它代表着李益边塞诗的最高成就。

第二类主要是抒写诗人自己的从军生活和壮烈情怀。有的抒发了从军报国,收复失地,安边定远的豪情壮志:“平戎七尺剑,封检一丸泥。截海收蒲类,跑泉饮鸊鹈。”(《再赴渭北使府留别》)“幸应边书募,横戈会取名!”(《赴邠宁留别》)在《塞下曲》里,诗人更是豪气洋溢:

伏波惟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

莫遣只轮归海窟,仍留一箭射天山。

以马援、班超和薛仁贵自况,壮怀激烈,用典贴切。当他想到失地仍未收回,心情沉痛:“心知旧国(陇西)西州远,西向胡天望乡久。……故国关山无限路,风沙满眼堪断魂!”(《登夏州城观送行人赋得六州胡儿歌》)面对边庭现实,他赞颂唐将张仁愿当年筑城守边的功绩:“单于每向沙场猎,南望阴山哭始回。”(《拂云堆》)他要求主将关怀战士的不幸:“表请回军掩尘骨,莫教士卒哭龙荒。”(《回军行》)集中地反映诗人感情的是《从军夜次六胡北饮马磨剑石为祝殇辞》,诗人由眼前的磨剑石展开联想,抚今思昔,哀悼阵亡将士,讴歌唐军“百万屯边秋”,决心“一雪万世仇”,慷慨悲歌,情怀壮烈。此诗在艺术上想象丰富,构思巧妙,气势雄健,风格悲壮,具有比较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它在现存李益诗中,篇幅仅次于《杂曲》,是最长的一首七古。

第三类是描写边塞风光和日常生活的。既写了战争之暇,骑射习武,“远见平原上,翻身向暮云”(《观骑射》)的情趣和“微月东南上戌楼,琵琶起舞锦缠头”(《夜宴观石将军舞》)的欢乐,更描绘了“燕歌未断塞鸿飞,牧马群嘶边草绿”(《塞下曲》四首之一)的优美景色和“眼前风来沙旋移,经年不省草生时”(《度破讷沙二首》之一)的苦寒气氛。《暖川》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胡风冻合鸊鹈泉,牧马千群逐暖川。塞外征行无尽日,年年移帐雪中天。”风光壮美,意境阔大,真堪入画。

李益的这三类边塞诗作,第一、第三两类具有较多的现实主义成分,第二类的部分作品浪漫主义色彩较浓。李益是生活在中唐的边塞诗人,其作品中有情调偏于感伤者,是当时军事形势发生变化的反映。

李益的诗歌,不仅《夜上受降城闻笛》一诗,被天下“唱为乐曲”。而且“每作一篇,为教坊乐人以略求取,唱为供奉歌词。”(《旧唐书·李益传》)李益诗为什么会受到如此的欢迎呢,其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雅俗共赏 李益不仅善于向历代诗人学习,并且虚心从民歌中汲取养料。他把典雅的书面语言与通俗的民间口语熔为一炉,精心锤炼,达到清新自然、生动活泼、雅俗共赏的程度,歌唱起来,能够为广大听众所理解。

富于音乐美

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说:“李君虞益生长西凉,负才尚气,流落戎旃,坎坷世故,所作从军诗,悲壮宛转,乐人谱入声歌,至今诵之,令人凄断。”悲壮而婉转,激昂而和谐的节奏,是李益诗的音乐美吸引了更多的人。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