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中考分流?华师教授呼吁增加高中学位、部分试点高中义务教育

许旋认为,在引导家长树立科学的教育观、成才观的同时,还应大面积增加高中学位,“争取国家授权广东部分城市试点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乃至取消中考分流,减轻家长学生的焦虑。”许旋说。

“取消中考分流”近期成为教育界热议的话题,而在地方省级两会上,针对这一话题也有部分代表委员发言讨论。

据深圳商报消息,在广东省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1月19日上午举行的大会发言中,教育界的省政协委员、华南师范大学化学学院教授许旋呼吁,“双减”的目的为了推进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为此还需要进一步加快推进教育评价体制改革,营造家校社协同育人的良好氛围,建议大面积增加高中学位,争取国家授权广东部分城市试点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乃至取消中考分流,减轻家长学生的焦虑
许旋认为,社会各界热切希望“双减”政策能够切实落地,构建良好的教育生态,但如何通过“双减”推进教育教学改革,真正实现减负增效,还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比如,教育评价标准仍需完善,家长焦虑心态有待缓解。面对中考和高考的竞争压力,尤其面对普通高中录取率只有50%的巨大压力,加之历史上打造名校造成的义务教育学校差距过大,“双减”之后,家长焦虑心态不减,仍希望通过择校或私教等方式提高孩子的升学竞争力。许旋认为,在引导家长树立科学的教育观、成才观的同时,还应大面积增加高中学位,“争取国家授权广东部分城市试点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乃至取消中考分流,减轻家长学生的焦虑。”许旋说。

还有委员通过“普职比”角度切入这一话题
例如,据四川在线消息,“普职过早分流,否定了学生后期成长转变的可能,有失教育公平,给学生、家长和社会带来焦虑、恐慌和不满情绪。”在1月18日下午召开的四川省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省政协委员、遂宁市政协主席杨军作大会发言时呼吁:理性推进“普职比”大体相当,探索开展“普职融通”教育试点
杨军认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出台后,职业教育有了较快较好的发展,但还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亟待解决,主要表现为:一方面,部分地方在执行“普职比大体相当”政策中采取“一刀切”“划线分流”,层层考核,导致中考之难堪比高考,另一方面,职业院校特别是职业中学的教育教学水平远不能够满足发展的需要,学生和家长就学愿望不高。
杨军呼吁,停止自上而下对地方政府“普职比”大体相当“一刀切”考核。允许地方教育主管部门根据未来人口变动、城镇化发展、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等综合因素,结合本地区中等职业学校的布局结构、专业设置、办学规模、育人质量等方面与地方经济发展的契合度,科学确定未来一段时间内高中阶段普职比。“普职比应当与劳动力市场的实际需求相匹配,有利于促进学生毕业后充分就业。”
图片
取消中考分流的声音近期在学界也有出现
光明日报社旗下“光明社教育家”微信公众号近日刊发了对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院长姚洋的专访。
姚洋教授在采访中表示,“教育制度要进行系统性改革,根本是要转变思路,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认为可以从升学制度来入手,首先应该取消中考分流。对比来看,城市里的孩子被分流的可能性很小,被分流的更多是郊区和农村的孩子,这就造成了一种教育不公。”
姚洋认为,中考分流存在三个误区:
其一,认为我们国家现在财力不够,还做不到普及高中。但这个理由本身是站不住脚的,如果能办职业高中就一定能办普通高中,因为办职业高中所需的财力一定比办普通高中要多。如果办职业高中的财力投入低于办普通高中,那么办学质量可想而知。
其二,认为我们国家现在还需要技校培养出来的工人。制定教育政策一定要立足当下,考虑百姓的需求。在今天这个时代,自动化生产线完全可以替代这样的工人。现在的孩子有谁愿意去流水线上工作?作为父母,谁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在流水线上工作?即使农村的父母,也无法想象。因为时代变了,百姓对教育的期待变了。所以说中考分流这样一种培养方式已经不符合我们国家的现状,更不符合未来的发展形势。
其三,据相关数据统计,我国18岁到22岁的年轻人中,超过55%都在大学里,那么分流还有什么意义?中考分流40%~50%,就意味着读了普通高中的孩子基本都能考上大学。也就是说,把大学的选拔变成了高中的选拔,将选拔提前了。这就带来了不公平,而且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焦虑。初中毕业的孩子才十四五岁,对未来还懵懵懂懂,人生观还未成形,一些开窍晚的孩子,才能还没有表现出来就被分流了,这也会造成人才的流失。而且被分流的孩子往往对自我价值的判断非常糟糕,他会认为自己是被社会抛弃的,甚至对社会心生怨恨。如果让孩子们读完高中再分流,高中毕业差不多已经18岁,至少他能够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基于上述判断,姚洋建议:“从制度上普及高中教育,取消中考分流。如果认为目前还不具备延长学制和将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可以先在一些有财力的省份进行试点,比如浙江、广东。
对于那些财政上存在困难的省份,可以考虑把初中和高中合二为一,从6年学制缩减到5年,再把小学压缩到5年学制,形成一贯制十年义务教育。我当年上学的时候就是十年一贯制,总体来看,这样的安排也没有影响我们这一代人成才。”

针对“取消中考分流”的呼吁近年来已多次引起讨论。例如,2016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莫言就曾提出建议“取消小升初和中考”。

(来源:澎湃新闻)

为您推荐

评论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