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亚子:毛主席《沁园春·雪》词坛第一,东坡、稼轩词在其后

《沁园春·雪》是1936年2月毛主席带领中国红军奔赴抗日前线,顺着官道山踏雪行进到达陕西,沿途目睹冬雪覆盖下雄伟壮丽的黄河与西北高原雪景有感所作。于右任以及柳亚子等人对《沁园春·雪》的推崇足可以看出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在中国词史上的重要地位,主席的《沁园春·雪》乃“千古绝唱”之誉实至名归。

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 柳亚子《沁园春·雪·跋》

柳亚子(1887—1958),江苏吴江黎里镇人,本名慰高,号安如,后因仰慕辛弃疾改名弃疾,字稼轩,号亚子。柳亚子是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民主人士、诗人,中国近代著名文学团体南社的发起人和代表人物之一,一生中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歌,在中国诗词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柳亚子的诗词慷慨激昂、沉郁苍凉,在词风上首推辛弃疾,甚至不惜改名以明志。柳亚子一生痴迷辛弃疾及其诗词,朋友曾赠送给他一副对联,联曰:青兕后身辛弃疾 红牙今世柳屯田。因为对联中嵌有辛弃疾的名字,所以被他视若珍宝,悬挂在书房中时时欣赏。这些都足以看得出来柳亚子对辛弃疾的追慕与推崇。

然而,一首词的出现却让他更为推崇、赞叹不已,改变了辛弃疾在他心中的首要地位,他甚至为这首词两次作跋,公开向世人宣示:“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这首词就是毛主席的《沁园春·雪》。

《沁园春·雪》是1936年2月毛主席带领中国红军奔赴抗日前线,顺着官道山踏雪行进到达陕西,沿途目睹冬雪覆盖下雄伟壮丽的黄河与西北高原雪景有感所作。词曰: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这首词的上阙中,“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描写了西北高原的雪景。在这里,词人运用了白描的写作手法,将一个狂风怒号、雪花纷飞,大地被冰雪层层覆盖的冰天雪地世界展示在读者面前。

读者随着词人的视角向着冰封千里的雪地望去,天地间一片苍茫,被冰冻的黄河已经失去了它那雄壮威武的滔滔水势。周围的群山全被飞舞的雪片笼罩,就好像是一条条在空中飞舞的银色巨蟒。狂风怒号,将地上覆盖的冰雪卷到空中,就像是一群群奔驰在原野上的白象。它们在高空中飞舞着,越飞越高,大有与天比一下高低的劲头。面对此情此景,词人不禁想到,等到晴天,如果红艳艳的太阳笼罩着这银装素裹的银色世界,红白交相辉映,这世界一定会更加娇艳美丽。

在上阙词中,词人运用了大量的修辞手法,将被漫天飞舞的白雪比喻成“银蛇”,将被狂风卷起的白雪比喻成在原野上奔驰的白象。而“欲与天公试比高”一句则运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展现了飞雪、北风的雄壮与豪迈。在“看红装素裹”中,词人又通过想象,将在红日映照下的雪地世界比喻成穿着红装的娇艳少女。

词人通过这些修辞手法的运用,展现了雪中北国雄浑、奇伟的风貌,而红日下北地雪国的娇艳,又让词人对祖国山河的赞美之情溢于言表。大量修辞手法的运用让整个上阙显得词风豪迈,意境大气磅礴而又充满了活泼与奔放的气势。

在这首词的下阙中,面对如此壮丽的山河,词人不禁发出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感叹,随即又联想到在这壮丽河山上指挥方遒、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们。在这些英雄豪杰的顶尖人物中,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还有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词人用一个“惜”字开头,展开了对这些英雄人物的评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输”和“逊”指出了这些英雄豪杰们在成就之外的不足,但“略”和“稍”又表示词人对这些英雄豪杰并非全盘否定,评价显得及有分寸,比较客观。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则写出了对成吉思汗只知武功不懂文治的惋惜。

评说完了这些英雄豪杰之后,词人写道“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词中直接言明,无论是缺憾还是伟大,这些英雄人物都已经是过去时了,要想看一看没有缺憾的真正英雄豪杰,还要看今天的人们。这句词表达了词人“欲与霜天竟自由”的豪迈气概与伟大抱负。

《沁园春·雪》承继了毛主席诗词的豪壮、大气,充分展现了主席诗词雄阔豪放、气势磅礴的风格,展现了伟人积极进取的乐观精神与伟大抱负。

1945年8月,毛主席赴重庆谈判,9月,主席去拜访曾在长沙一师任教的孙俍工先生,将这首词抄赠给了孙先生,这首词由此开始流传。很快,这首词传到了当时的诗词书法大家于右任的手上,于右任读完以后,极力赞赏,不禁慨然感叹:

结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气吞千古。

根据《毛泽东年谱》记载:

1945年9月6日,毛泽东同周恩来、王若飞“到沙坪坝南开中学访柳亚子、张伯苓。以《沁园春·雪》词书赠柳亚子。

好诗词又擅长诗词的柳亚子读到《沁园春·雪》之后,获若至宝,在自己与著名画家尹瘦石联合举办的诗画联展上向前来观赏诗画的客人展示了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墨迹和自己的和词:

廿载重逢,一阕新词,意共云飘。叹青梅酒滞,余怀惘惘;黄河流浊,举世滔滔。邻笛山阳,伯仁由我,拔剑难平块垒高。伤心甚,哭无双国士,绝代妖娆。

才华信美多娇,看千古词人共折腰。算黄州太守,犹输气概;稼轩居士,只解牢骚。更笑胡儿,纳兰容若,艳想浓情着意雕。君与我,要上天下地,把握今朝。

除此以外,激赏之下,柳亚子还为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写了跋,在跋文中极力推崇主席的《沁园春·雪》,将其视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认为即使是苏轼和辛弃疾也不能与之抗衡,跋文曰:

余识润之,在1926年5月广州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也。及1945年重晤渝州,握手惘然,不胜陵谷泡桑之感。余索润之写长征诗见惠,乃得其初到陕北看大雪《沁园春》一阕。展读之余,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未能抗手,况余子乎?效颦技痒,辄复成此。

因尹瘦石多次向柳亚子索要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墨迹,柳亚子不得不忍痛割爱,再次为《沁园春·雪》写下跋文一起转赠。跋文中再次将主席的《沁园春.雪》视作词坛第一,认为即使是苏东坡和辛弃疾的诗词成就也当在毛主席的《沁园春·雪》之后,跋文曰:

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

从于右任以及柳亚子等人对《沁园春·雪》的推崇足可以看出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在中国词史上的重要地位,主席的《沁园春·雪》乃“千古绝唱”之誉实至名归。

为您推荐

评论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