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积极推行的科举考试,有哪些特色和缺点?

洪秀全也是读几年书的人,虽不是精通经史,但他对历史也是有所涉猎的。他既然有志于攘举海内,便会效仿历朝做法,推行科举,以收拢书生士人之心,扩大统一战线。

历史上科举考试的落地书生,领导大规模农民起义,席卷全国,将腐朽封建王朝搅得天翻地覆的有两位。一位是唐朝末年的黄巢;还有一位便是太平天国运动的领导人洪秀全。黄巢曾赴长安赶考,在名落孙山之后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的千古名篇《不第后赋菊》,抒发扫平天下,重定江山的壮志: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无独而偶,1837年,洪秀全在广州第四次应试落榜,回到花县家中,忧愤交加,大病40多天,在病榻上,他写下了一首《述志》:

手握乾坤杀伐权,斩邪留正解民悬。

眼通西北江山外,声振东南日月边。

展爪似嫌云路小,腾身何怕汉程偏。

风雷鼓舞三千浪,易象飞龙定在天。

洪天王的这首诗,直抒胸臆,以飞龙自喻,充满着反抗意识和冲天豪气,气势磅礴,至今读来,仍咄咄逼人。虽然此时离他领导金田起义,揭竿而起还有十余年的时间。但从诗中即以看出,洪秀全心思已经不在于八股文章,而在构划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革,要“手握乾坤杀伐权”“风雷鼓舞三千浪”了。

上图_ 天王洪秀全画像

一、积极开科的太平天国

五代后梁朱温有个亲信谋士叫李振。考了20年科举,次次落榜。故而对科举制度充满仇视,对科举出身的官员是十分嫉恨。朱温得了天下之后,李振对朱温说:“那些官员都自诩为清流,我看他们都应该杀了丢到浊流里去。”此计为朱温所纳,于是便把这些考试上位的文官丢到了滚滚浊流——黄河中去。

与李振不同,洪秀全虽也是科举屡屡落第,对清政府充满了仇恨。但是在领导农民起义时还是具有相当理性的,对于选官考试他不但不仇视,反而积极推行。早在太平军初期转战途中,1851年在广西永安封王之时,农民政权就开科取仕。1853年3月,太平军攻克南京不久,洪秀全就下旨正式实行科举。

上图_ 太平天国运动

二、天国推行科举为哪般?

太平天国为何对实行科举如此积极呢?原因如下:

其一,起义军普遍文化素质较低,随着队伍规模发展,迫切要吸纳人才的机务。

太平天国运动发展,队伍日趋壮大,革命形势如火燎原,占领区域日渐广泛。文书、布告要有人草拟、户籍账册等等都需要人管理。但是广大的革命干部都是贫下中农出生,在旧社会受到教育有限。

如东王杨秀清就说自己:

“五岁丧父母,养于伯,失学不识字,兄弟莫笑;但缓读给我听,我自懂得。”

陈徽在《武昌纪事》中说太平军:

“贼中无读书练达之人,故所见诸笔墨者,怪诞不经,粗鄙俚俗。”

太平军攻占金坛之后,贤王李世贤请谋士陆畴楷写一篇贺词,结果陆畴楷“手指黄纸,捉笔苦思,良久一二十字,不惬意则扯碎入口,烂嚼唾去,如此一二十次”。

起义的蓬勃发展,军政要务,公文传递日益增多。太平军也求贤若渴,对读书人“大有礼贤下士之风,每得一人,则解衣推食,延纳唯恐不周。”科举制度,作为一项古老的求才的手段,自然被太平军迅速推行。

上图_ 太平天国官兵、士兵的图像

其二,出于拉拢士子,建立统一战线,安抚人心,恢复社会秩序的需要。

读书人作为社会的中间阶层,是各种政治势力拉拢的对象。科举制度便是用官爵拉拢书生士人的重要手段,如宋代广开科举,皇帝说朕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便是出于如此目的。

洪秀全也是读几年书的人,虽不是精通经史,但他对历史也是有所涉猎的。他既然有志于攘举海内,便会效仿历朝做法,推行科举,以收拢书生士人之心,扩大统一战线。

另外,开设科举也是一种政治宣示,表明太平军并非为打家劫舍的流贼草寇,也是懂文化,要搞建设的。我们和土匪强盗不一样,我们也是正规的队伍,造反打天下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治天下,建立“人间天国”,你看,我们都开科举了,你见打家劫舍的土匪强盗开科举吗?从史料上看,太平军每占领一地,就发表布告进行考试。1854年6月太平军攻克武昌,不顾军情紧急,8月就在武昌开科,其安抚人心,笼络士子之意十分明显。

上图_ 战斗中的太平军

三、天国科举,独具特色

太平天国的科举考试虽承袭借鉴前代和清廷,其自身特色也十分明显。

在考试程序上,独树一帜。

最初太平天国科举分三级,称之为县试、省试、京试,录取者也为秀才、举人、进士。每年进行一次。自1853年到1862年进行了10次京试。

1859年,太平天国颁布《士阶条例》将科举由3级改为5级:

县试、乡试、郡试、省试、天试。功名的称呼也进行了改变,乡试得中者,文科为信士,武科为艺士;

县试得中者,文科秀士,武科英士;

郡试得中者,文科贤士,武科能士;

省试得中者,文科约试,武科猛士;

天试得中者,一甲前三名仍叫状元、榜眼、探花,二甲头名为传胪,其余文科称国士,武科称威士;

三甲头名称会员,其余文科称达士,武科称壮士。

考试频次改为3年一次,原计划1864年进行大考,但应天京陷落,未能实行。科举程序和名称的变换,表明“制度粲然一新”,“扫除故迹而更张之”,标榜自己的科举和清政府的科举决然不同。

上图_ 拜上帝会在玉玺中的体现

在考试内容上,推陈出新。

太平天国的考试不再以儒家四书五经为依据。太平军认为这些都是清妖的歪理邪说。考试自然要以天国的拜上帝教的教义为主,以《旧遗诏圣书》、《新遗诏圣书》、《真命诏旨书》这些“圣书”代替《四书集注》为考试范围,1860年天国苏州福建两地的省试试题即为“同天父天兄纲常”。

考试除“圣书”外,还考策论一篇,考察经济实学。后期洪仁玕主政时期,提出“士先器实而后文艺”,开始讲一些西方先进的知识纳入考试内容。在文体上不再追求“八股六韵”,而是“文以纪实”的务实文风。

在考试资格上,人人平等。

太平天国认为“四海之内皆兄弟”,大家都是天父、天兄的孩子,无有高低贵贱之分。打破了传统科举制度中贱户、倡优等不准报考的限制。“无虑布衣、绅士、倡优、隶卒,取中者即状元、翰林诸科。”另外在太平天国,无论是否已经举得官职,都可以去参加科举,“上至丞相、下至布衣”都有资格考试。

上图_ 《新遗诏圣书》太平天国癸好三年刻本

四、探索突破、开创历史

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历代农民运动的高峰。其科举制度为适应农民战争的需要,改革创新,有诸多先进之处。考试内容的推陈出新,破除了儒家理学的思想禁锢,体现出向西方学习的精神。考试资格上的突破限制,更是公正平等思想的体现。太平天国的科举考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向妇女开放的科举,这一点就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伟大突破。

1853年,太平天国在天京进行了开天辟地的“女科”考试,由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主考,有200多人应考。最后上元县女子傅善祥高中一甲头名,成为了中国空前绝后的唯一女状元。

上图_ 太平天国首邑(天京)南京天王府

五、历史局限、瑕不掩瑜

出于农民运动的时代局限,太平天国的科举也有诸多缺点:

一是,考试太繁,功名太滥,难聚英才。

太平军缺乏人才,求贤若渴,频繁地进行考试,而且每次录取比率极高。“湖北乡试,入场者不及千名,取中者八百余名。”“八月号东试,十月号天试,正月及二月,北试、翼试又相继,六阅月而四状元,功名唾手太容易。”

考试是为了选拔人才的,录取率高,也就降低了人才选拔的标准,录用者水平也就良莠不齐、泥沙俱下,有不学无术者混杂期间,有人就靠了一句“三皇非皇、五帝非帝,惟有天父天兄天王天国乃是真皇帝”居然就成了状元。

上图_ 太平天国的女将

二是,考试内容,宗教迷信,难挑栋梁。

虽然太平天国的科举打破了儒学的禁锢。但是它将考场的作为传教所,考试的内容如前文所述,即以所谓的《圣书》为纲,宣扬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拜上帝教”,以起到维系人心、团结会众的作用。

但是这些宗教思想本质上还是迷信,虽能煽动人心,但是经济实用的意义不大,而且拜上帝教脱胎于西方基督教,得不到社会的广泛的认同,无法吸引知识分子,前来应试者多为“僧、道、巫、覡、卜卦、星相之流”,从中较难选拔出能经世致用的人才。

上图_ 太平天国的“天王诏书”

这些缺陷导致了科举制度没有给农民军提供出真正的栋梁之才,纵观整个太平天国运动,中坚力量前期如杨秀清、石达开,后期如李秀成、陈玉成,无一是由科举选拔出来的。反倒是清政府镇压天国的“名臣”,曾国藩、胡林翼、李鸿章等人都是“科道正途”出身。仅就这点来看,太平天国的科举实施效果不及清政府。

尽管如此,太平天国的革新科举作为太平天国运动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当时中国人为推翻腐朽清清廷、建立理想社会的一次伟大探索实践的一部分。其进步理念和经验教训都当为历史铭记。

作者:大狮子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论太平天国科举考试的特点及意义——对传统科举的挑战与冲击》 杨根权 贵阳学院学报(社科版)2009.4

【2】《太平天国科举制度略论》 田玉洪 李巨澜 淮阴师范学院学报 1998.3

【3】《太平天国科举制度初探》 于书娟 教育与考试 2007.5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