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理想国》转世轮回故事寓意:不幸,皆来自于自己的选择与贪婪

柏拉图说:灵魂的状况是没有选择的,因为不同生活的选择必然决定了不同的性格。而其他的事物在选定的生活中则都是不同程度地相互混合着的,富裕或贫穷、疾病或健康,以及各种程度的中间状况混合着的。

柏拉图在他的著作《理想国》的最后篇幅,讲述了《奥德赛》里有关转世轮回的一个古希腊神话故事:

一位叫厄洛斯的勇士,在一次战争中被杀身亡,第十天被运回家,第十二天举行葬礼,他却在火葬时的火堆上复活,然后对众人讲述了有关他在另一个世界所看到的事,当然,被派往返回人间告诉众人所有他看到的一切,也是神的安排。

他最先来到的地方看见地上有两个洞口,对应的天上也有两个洞口,天地之间是“灵魂审判长”。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灵魂,他们都会对其前生所做的事进行审判,因为每一个人的一生身边都会有一个“灵魂监护神”伴随其一生,在监督与记录着我们的所有善恶。

一生行正道的人,胸前挂着判决证书,从右边升天;做恶之人,背上印着生前所作所为的标记,从左边下地。

还有许多灵魂在天地之间出来,他们像是要举行盛大宴会一样热闹,那是他们千年一次的草场相会,一次待七天,他们不断地互相描述着自己所处的环境里的情形和经历。

地下的灵魂哭哭啼啼地向天上来的描述着他们在地下的痛苦与悲惨,天上的灵魂又在向地下的描述着美好的盛景与幸福快乐。他们每走一趟便是一千年,一百年为一世,死后便要受十倍恶的报应或得到善的报酬。

柏拉图这样描述:凡罪不容赦的或者还没有受够惩罚的人要想出洞,洞口就会发出吼声。

他说,洞口有守卫,将那些要出洞又还没有完全赎罪的灵魂拉出来继续折磨,所受的罪行更加残忍。再没有完全出洞前,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成功出洞,最害怕的便是在那一瞬间听到自己出洞时所发出的吼声。

他们在草场的七天时间,实际上是一次大的考验,再一次决定了他们的去向。

之后,他们来到一个从天而降的光柱的地方,这里有三位掌管着过去、现在、未来的“命运女神”,这三位女神是“必然神”的女儿。

这些灵魂可以自己决定来世的命运,想成为哪样的人,是何种动物也行,是国王,是富人,是贵族,是平民,是勇士,是乞丐;是一生靠着祖上的庇荫享受荣华富贵,是靠自己的打拼成为人上人,是因父母的高贵做世家子弟,还是貌美勇敢独立的人;是选择自己前世喜欢或羡慕的鱼、狗、鹰,还是想成为统治一城一国的统治者,怎么都可以。

柏拉图说:灵魂的状况是没有选择的,因为不同生活的选择必然决定了不同的性格。而其他的事物在选定的生活中则都是不同程度地相互混合着的,富裕或贫穷、疾病或健康,以及各种程度的中间状况混合着的。

这就是说,每一个人转世都是自己灵魂的选择,什么样的选择生成什么样相对应的性格,而世间的所有事情都是相互交杂混合存在的,没有单一的独立的存在方式。

当然,每一个人的选择又都是由他前世的经历所决定的。

比如,有的人前世是一个非常不幸遭受许多苦难的人,他尝尽了做人的悲欢离合,于是不愿再世为人,那么他想成为自己为人时看上去自由自在的鱼、飞在高空翱翔的鹰;

比如,有的人前世穷困潦倒了一辈子,受够了生活的苦,他就想来世一定要做个有钱人,体会一下有钱的快乐和随心所欲的生活;

比如,有的人前世拥有花不尽的财富,但却除了钱以外没有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情感,周围全都是为了利益装出来的一副副虚伪的面孔,他恨透了这一切,想要真真实实平平淡淡地活一次,那么,他便选择来世成为了一个平民,有温馨的小家,和睦的亲人,平凡过一生。

……

要知道,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做出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包含两面性的,祸福相依,幸福与危险并存,这是万法真理。

柏拉图还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灵魂挑选了来世成为最大的统治者,当自己选定以后是不可以更改自己的选择的,所以每个灵魂都得对自己的唯一选择负责,选定后,你便可以看到你来世一生的命运走向。

当这个灵魂选了一个城邦最大的统治者之后,他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他要吃掉自己的孩子。于是,他开始捶胸顿足,后悔了这样的选择,可是,无法推倒重来,只能按这唯一的选择过完来世的一生,才算是一个终结。

这种情形时常发生,因为每个灵魂都将自己的选择设想得十分美好,恨透了自己所经历过的前世,想要去体会另一种人生,于是,都会选择与自己前世完全不一样的,却无法预见到随之而来的另一面的痛苦。

其实,无论选哪一种,都会包含着未知的痛苦与艰难。只是我们都会羡慕别人的人生,而忽略了自己曾经也经历过的快乐和幸福。

于是,柏拉图总结说:

他忘了神使的警告:不幸是自己的过错。

他怪命运和神等等,就是不怨自己。这是一个在天上走了一趟的灵魂,他的前世生活循规蹈矩,但是他的善是由于风俗习惯而不是学习哲学的结果。

确实,广而言之,凡是受了这种诱惑的人大多数来自天上,没有吃过苦头,受过教训;而那些来自地下的灵魂不但自己受过苦也看见别人受过苦,就不会那么匆忙草率地作出选择了。大多数灵魂的善恶出现互换。

灵魂选定了来世的命运以后,便要经过勒斯之河,他们直接用嘴贴近河面去喝河里的水,喝多少水是有定数的,但又没有瓶子等计量工具,于是全凭自己的掌控,有的人因为太热太渴,看见河水便忘乎所以地贪婪地喝起来,以至于全然忘记了“定数”的规定。

他们喝够了以后便睡着了,到了半夜,雷声大作,天摇地动,灵魂们像流星一样被抛射四散,去往各地按照他们选定的命运投胎转世了。

那些贪婪喝多了勒斯河水的人会怎么样呢?他们贪得了不属于他们灵魂定数的水,命运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用十倍的代价还回去,因为他们的贪婪与无度,都被“监护神”记着呢。

而如何让自己平安度过勒斯之河?这个定数该怎么知晓,又如何掌控?少了自己吃亏,多了又要遭受惩罚,这个度该怎么把握?

这就好像我们民间常说的,命里的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很多人总是会发现这么一件奇怪的事,每次自己在得到了一些财富时,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让我们又将这些财富“吐”了出去,比如刚从哪儿得了一些优惠或小便宜,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又将以贪得的这一小便宜的钱数十倍的花出去;

比如,自己正在庆幸发生了一件喜事,或升迁或中奖,或得财或得利,又突然没过两天,紧接着发生了一件让人非常苦恼的事,马上陷于更加痛苦的状态。

这些事情,我们普通人会有此类感觉,连曾国藩这样的人,也在他的家书中说过同样的事,他描述说,每次自己打完了胜仗以后,紧接着便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样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使得他每次打完胜仗以后,不是沉浸在喜悦与庆功当中,而是立马陷入深深的焦虑与忧愁当中,担惊受怕地等着又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所以,他说,万事不可求得太满,一个人太过于幸运时,也便是最危险的时候,祸福相依,他们是一定并存的,命里的所有都是有定数的,所以才会在得到了多少福,又会让你得到多少祸之间去平衡命运的定数。

曾国藩害怕十全十美,越完美越说明他在走下坡路,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花满则凋。所以,他要凡事求一缺,并为自己的书房取名为“求阙斋”。

柏拉图为我们讲述的这个有关于《奥德赛》的神话故事,旨在说明他想阐述的唯一真理:

灵魂是不死的,它能忍受一切恶和善。让我们永远坚持走向上的路,追求正义和智慧。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