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东征对伊斯兰世界的影响

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克莱蒙特会议上召集基督教战士,以期能一统40年前开始分裂的基督世界,事实上,这批战士也并不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之中一个比一个能打。其中有些人在欧洲社会还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中包括许多欧洲最富有、最有权势的贵族。

公元六世纪初,先知穆罕默德在阿拉伯半岛创立伊斯兰教,在随后的四百多年里,穆斯林军队迅速征服了整个阿拉伯地区,并随之占领了旧基督教世界的三分之二。应拜占庭帝国皇帝阿历克塞一世向教皇和西欧君主的请求,西方基督世界的军队逐渐开进拜占庭帝国,进而驶向圣地耶路撒冷,以期把圣地的基督徒们从穆罕默德武装化的宗教中解救出来。在十字军于1099年解放耶路撒冷之前,耶路撒冷已经在伊斯兰教的统治之下400多年。

十字军战士守卫耶路撒冷

与伊斯兰教不同的是,基督教在成立之初不是靠武力征服建立起来的,而是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的六百多年中,通过和平的转变和传播而逐步形成,其中不少人在捍卫基督信仰的斗争中失去了财富和生命。因此十字军东征的初衷,更多的是应对伊斯兰教对基督世界的入侵。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克莱蒙特会议上召集基督教战士,以期能一统40年前开始分裂的基督世界,事实上,这批战士也并不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之中一个比一个能打。其中有些人在欧洲社会还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中包括许多欧洲最富有、最有权势的贵族。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路线图

另一方面,重新征服耶路撒冷不仅仅是为了恢复基督徒在圣地的权力,也是十字军的一种洗脱罪恶,到达天堂的方式。在他们看来,自身是有原罪的。进行十字军东征不仅是为了保卫他们的世界,而且是为了赎罪。根据他们的职业性质,战士会把灵魂置于危险之中,而东征只是他们拯救灵魂的手段。正如乌尔班二世的继承人教皇英诺森三世对十字军的训话所言:当一个人知道他的基督教兄弟在信仰和名义上被背信弃义的穆斯林严格监禁,被最沉重的奴役所压迫,却不致力于解放他们时,他怎么能按照神的训诫去爱他的邻居如他自己呢?

十字军东征

十字架与新月的对决

无论如何,1095年在耶路撒冷的短暂胜利使欧洲感到振奋,进而引发了多次的十字军东征。1291年,中东最后一个基督教据点阿克尔沦陷,十字军东征在随后的几个世纪中开始以防御为主,直到1529年,奥斯曼帝国苏丹苏莱曼一世的围攻维也纳之战以失败告终(并非奥斯曼帝国在1683年对维也纳的那次围攻战役),十字军东征才落下帷幕。基督世界的这一次重大胜利,并没有再次激发十字军东征的热情,是因为民族国家的崛起、教会的腐败以及新教的到来,严重削弱了继续十字军东征的意愿。事实上,除了第一次东征有所进展,其后的多次东征败多胜少,收效甚微,导致十字军的声望也逐渐下降。

启蒙运动代表马丁路德

欧洲酝酿的启蒙思想,诞生于信仰、理性、个人主义和企业家精神的独特融合。以科学实验为认知世界的方式逐渐成为社会主流,并立即在实际应用中得到切身利益。到17世纪,欧洲的财富和权力呈指数级增长。欧洲人正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然而在伊斯兰世界,这种思想上的进步却一直停滞不前。此消彼长之下,伊斯兰世界陷入了长达800多年的思想蒙昧时期,并逐渐落后于基督世界。

9.11恐怖袭击事件

从1099年到萨拉丁,再到维也纳的几次战役,穆斯林基本上长期处于与基督世界的对抗之中。十字军东征的第一部阿拉伯语历史出现在1899年,这使得穆斯林对十字军东征的“长期记忆”与他们对爵士乐的记忆一样长,甚至导致他们对敌对势力的认知单一化。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现代穆斯林开始经历了20世纪的欧洲殖民历史,以至于当代穆斯林对这种殖民帝国主义的反应十分激烈,这一点在以色列国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后尤其明显。在阿拉伯人看来,以色列国是一个新的十字军王国,而以色列是犹太人这一事实则无关紧要。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9.11袭击的缘由不是西方国家传统意义上的十字军东征,而是现代殖民国家建立并由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和伊斯兰主义者传承下来的十字军东征的人工记忆。这种记忆使得中世纪之后,基督世界在未知世界的开拓进取,成为19世纪帝国主义的又一次“十字军入侵”,一直持续到现代。

另一种说法是,产生现代左派的启蒙运动是现代伊斯兰主义者对十字军东征愤怒的根源。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表现出的是一种西方的反基督教幻想,甚至不是他们自己制造的。当然,伊斯兰袭击还有其他刺激因素,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总之,想要缓和、消除西方国家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不仅仅要解决当下的现实利益摩擦问题,更要从双方矛盾的历史渊源着手。

为您推荐

评论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