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熵增定律:我们的世界是否终将走向毁灭?

“熵”,就是事物的混乱/无序程度,在孤立系统下,熵是不断增加的,当熵达到最大值时,系统会出现严重混乱,最后走向死亡。

熵增定律,也叫“热力学第二定律”。这是德国人克劳修斯提出的理论,最初用于揭示事物总是向无序的方向的发展、以及“孤立系统下热量从高温物体流向低温不可逆”的热力学定律。

“熵”,就是事物的混乱/无序程度,在孤立系统下,熵是不断增加的,当熵达到最大值时,系统会出现严重混乱,最后走向死亡。

它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一杯开水放着放着就凉了,为什么沙漠的沙丘全都惊人的相似,为什么水只能从高处往低处流,为什么落地的树叶不会再变成树。

熵增定律,一直被认为是令全宇宙都绝望的定律,它被解读为事物结构的必然衰退。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这条定律让人沮丧的几个主要原因:

1、宇宙不是永恒的,灭亡是最终归宿

大家都知道,喜马拉雅是地球第三极,是亚洲地区最重要的淡水资源地,是8亿人的淡水来源。

近来关于“本世纪末喜马拉雅山脉大部分冰川可能消失”的新闻让人心生惶恐:8亿人的生存即将面临危机。有相关数据显示:从1975年到2000年,喜马拉雅地区冰川厚度每年平均减少大约0.25米;而从2000年开始,冰川厚度每年平均减少大约半米,冰川融化速度明显加快。若趋势持续下去,到本世纪末,喜马拉雅山脉的大部分冰川将会消失。

气温升高是冰川加速融化的最重要原因,而我们人类还没有办法在不产生其它影响的情况下,为喜马拉雅造一个大型冰库,让其降温、冷冻冰川、锁住水源。熵增定律断绝了人类对于宇宙永恒的幻想,让人们认清了人类无法避免走向灭亡的命运。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呼吁低碳环保、减少尾气排放,以此抵抗熵增定律。

在熵增定律面前,人类能做的,微乎其微。

2、反熵增,只能让灭亡来得晚一点

薛定谔说:生命以负熵为食。也就是说,生命的维持和发展,是以造成环境的熵增加(亦即摄走负熵)为代价的。

我们的宇宙在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低熵低复杂度,到高熵高复杂度。高熵就意味着高度无序、高度混乱,为了改变这种状态,我们也并非坐以待毙:“耗散结构”就能够打破熵增定律的封闭系统,与外界产生物质交换。

关于这一点,任正非有一段非常生动地比喻:“你每天去锻炼身体跑步,就是耗散结构。为什么呢?你身体的能量多了,把它耗散了,就变成肌肉了,就变成了坚强的血液循环了。能量消耗掉了,糖尿病也不会有了,肥胖病也不会有了,身体也苗条了,漂亮了。”

这就是“耗散结构”:想要拥有更好的身材、活得更为长久,我们就用“锻炼”反抗熵增;想要升职加薪、更高的社会地位,我们就用“深度学习”反抗熵增;想要更亲密的关系,我们就用“情话”“礼物”“金钱”来反抗熵增……

企业也是如此,为了活下去,需要招聘优秀人才、需要实行竞争机制、需要投入技术研究、需要对外企业宣传、需要内部文化建设,等等。

反熵增,即“熵减”,就是让事物从“无序”到“有序”,需要大量的投入。其结果未必是好的,只是减慢了灭亡的速度而已。

3、熵增定律,本质是时间定律

熵增,也就是“无序”的增加,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任何自然规律,都离不开时间定律,“反熵增”显然是需要和时间赛跑。

从无序到有序,这并不容易。一株小树苗,想要长成参天大树,必然需要不断从外界获取更多能量(阳光、水分、养料等“,在生长过程中逐步分形、长出枝丫和嫩叶,然后强化根系、扩大物理边界:这不仅是小树苗和自身细胞新陈代谢的较量,更是和时间的赛跑。

企业也是如此,像是字节跳动为什么这几年发展地如日中天,其实就是因为在反熵增过程中,它跑赢了时间,在行业格局落定之前,就抢占了一席之位:抖音、头条等产品甚至成为了让巨头忌惮的流量高地。

我对于熵增定律的了解,仍然非常浅薄。但通过半天的资料搜集,确实发现它能解答大部分生活中的疑惑:为什么人都是有惰性的?为什么由奢入俭难?为什么需要法律?为什么要发展科技?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